「哎呀呀,公主大人醒來啦!」
潔白的床單、消毒水的氣味和茉荷的微笑。
照進病房的午後陽光隨著微風掀起的窗廉在床腳搖晃。
這裡是醫院。
深吸一口氣,胸口傳來針扎進心臟般的刺痛。
「我沒有死。」
「嗯。」茉荷用耳溫槍幫我測量體溫。
「世界也沒有毀滅。」
「差一點,如果那一擊直接命中心臟的話。」
「洵可呢?」
「她很好啊!你暈倒之後,她立刻轉身用溫柔的擬態電漿直接將魔獸給蒸發了呢!」
開發新絕招了嗎?
「她的魔力不是已經枯竭?」
「或許是看到你受傷後,想要保護你的心情轉化成源源不絕的魔力。」
「我胸口不是破一個大洞?」
我摸摸胸前纏繞的繃帶,身體出乎意料的完整。
「洵可的魔力太過剩了,還有多出來的魔力幫修補你身體。你被她抱進到急診室的時候,只是昏迷過去而已。不過為了讓你記住這一次的教訓,留你在醫院好好反省,我在幫你CPR的時候順便壓斷兩根肋骨。」
我是被洵可抱進醫院的啊!難怪剛才茉荷叫我公主大人。CPR還順便壓斷肋骨,真是盡責的護士。
「我該反省什麼?」
「反省你的自不量力,難道你打算用世界毀滅的代價去交換一個女孩的性命?」
「只是賭一把,後來證明我賭對了,世界沒有毀滅,洵可也還活著。」
「太任性了吧!以世界作賭注。」
「神本來就該是任性的,不是嗎?」
「你賭的是緊要關頭,我一定會出手幫你,是嗎?」
「不是,我賭的不是這個。如果洵可不在了,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值得我留戀。」
「你真的這麼想?」茉荷對我眨右眼。
「妳猜?」我對著茉荷眨回去。
「安捷那小丫頭擔心死了,為了你住院的事跟洵可大吵一架。」
安捷那個腹黑小鬼終於跟洵可攤牌了嗎?
「約定,洵可之所以成為魔法少女是因為和我的約定吧?」
「你什麼時候發現?」
「我本來以為這是妳惡作劇,後來想想,妳並不會為了好玩冒這樣的風險。」
「什麼樣的風險?」茉荷似笑非笑看著我。
「僅管妳喜歡捉弄人,不過妳比我更喜歡這個世界許多許多,如果這個世界毀滅的話,妳會比我更捨不得。」
「你之前說過,這世界不需要魔法。但其實守護這個世界的並不是那些物理法則,而是魔法,不是嗎?」
「就算洵可沒有打倒魔獸,世界也不會毀滅。」
「沒錯。」茉荷爽快承認。
「洵可的戰鬥只是徒勞,就算她拼上性命的代價。」
「不會是徒勞,所有的戰鬥都不會是徒勞,你明明知道。」
「洵可又是為了什麼戰鬥?」
「儀式,魔法最重要的就是儀式,戰鬥也是一種儀式。或者這麼說,洵可選擇了戰鬥作為她的儀式。魔法不是一套操作程序,並不會因為聚攏所有條件加上正確步驟就一定會成功。魔法不是交易,並不是付出代價就一定會得到相應的回報。魔法的本質是約定,約定本身就包含了違約的可能性。應該說,違約威脅總是如影隨形,約定才成為約定。違約的可能性越大,履約的難度越高,約定也越有價值。就算其中一方為付出再多努力,另外一方也不一定會履約。約定會不會實現,魔法會不會成功,完全取決對方的回應,更高力量的回應,神的回應或惡魔的回應。儀式之於魔法,就像是男孩每天放學在校門口等待女孩。儀式沒有對錯,只要對方回應了,再荒唐的儀式也是正確的。」
「但造就洵可成為魔法少女的約定,卻是發生在這個世界誕生之前,也就是我還不是這名高中生之前。」
「錯了唷!約定之所以為約定,並不是因為過去曾有這項約定,約定本身就是過去與未來的連繫。」
「就算約定不曾『真的』發生過?」
剛說出口,就發現自己問錯了。
「什麼叫『發生過』呢?」茉荷劃了不一樣的重點。
魔法不是腦內妄想。
魔法不是物理法則。
魔法不是主觀,也不是客觀。
魔法是「真實的」。
魔法並不曾經被證明為真,魔法也不需其它理由來保證它是真的。
魔法一開始就是真的。
就像約定,約定並不是發生在某個特定的時間點。
因為約定,另一個人與我,過去與未來,現實與想像,以特別的方法特別的關係構築起來。
約定就是那個「發生點」。
真實的所在。
不管這個世界本來是什麼模樣,因為約定,我在洵可眼中變成獨一無二的我,洵可在我眼中變成獨一無二的洵可。
約定的本質就是魔法。
變身,在這灰濛濛的世界閃亮亮的登場。
如同茉荷所說,拯救這個世界的是魔法。
沒有魔法,這個世界只是生滅聚散的量子泡沫
因為魔法,我在世界上找到獨一無二的位置。
因為約定,我在某個人心中佔置獨一無二的位置。
「這個世界被創造,是因為洵可和小時候的我在公園裡的那個約定?」我問。
「你知道嗎?神必須愛世人。」茉荷沒有正面回答我。
「可是我並不愛。」
茉荷在質疑我作為一個神的資格嗎?
「對呀!這就是這個世界被創造的原因。父母必須愛孩子,這就是孩子出生的原因。」
「等一下,妳真正想要表達的是,孩子必須要有愛他們的父母,父母才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所以才需要魔法。不管父母是不是真的愛著孩子,孩子誕生的那一刻,孩子眼中的父母就必須以愛她的模樣出現在世界上。父母愛孩子或許不是『真的』,但它『必須是真的』。」
「因為需要一個愛世人的神,這個世界誕生了。」我閉上眼睛。
「就說過了,那是魔法,是約定。」
就算不遵守約定,神依然是神。
神沒有必要被人類的期待所束縛。
神是全知全能。
神本來就該是任性的。
我沒有必要回應洵可。
就算回應了,那也是出自於我的……
任性。
創作者介紹

語呂太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