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防止世界崩壞的12戒律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之前的耶誕節發生過什麼事?」
「在我還沒有住在這個家之前,那幾年的耶誕節你都是在洵可家渡過的,還記得嗎?」
「記……記得吧?」我苦笑,又是這個世界誕生前的記憶。
「有一年耶誕節,你抽獎抽到一隻鴨子造形的手機吊飾,也不管那時候洵可還沒有手機,就把它當成耶誕禮物送給洵可。不過,洵可收到禮物還是很高興。」
原來我一直都這麼過份。
「所以那隻鴨子才出現在洵可身邊,引導洵可成為魔法少女?」
「應該說,洵可期待你的回應,期待魔法的發生,鴨子才會以引導者的身分出現。主要的原因是你在洵可家渡過的最後一個耶誕夜裡,跟洵可訂下以後每一年的耶誕夜都要一起渡過的約定。可是從那次耶誕夜之後,你再也沒有履行過這個約定。」
後來我有了新的家人,一起陪伴渡過耶誕夜的家人。
「十二月二十五日並不是耶穌誕生的日子,原本是雅利安人的太陽神密特拉的誕辰,人們把這一天當作是春天的希望,萬物復甦的開始。這個古老的神祇傳到希臘和羅馬之後,演變成崇尚武德的密特拉教。基督教成為羅馬帝國的國教之後,將異教徒的習俗基督教化,把十二月二十五日訂為耶穌誕生的日子。」
「因為是魔法啊!」茉荷又對我眨右眼,「不只神是任性的,人類也任性的很,不是嗎?」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哎呀呀,公主大人醒來啦!」
潔白的床單、消毒水的氣味和茉荷的微笑。
照進病房的午後陽光隨著微風掀起的窗廉在床腳搖晃。
這裡是醫院。
深吸一口氣,胸口傳來針扎進心臟般的刺痛。
「我沒有死。」
「嗯。」茉荷用耳溫槍幫我測量體溫。
「世界也沒有毀滅。」
「差一點,如果那一擊直接命中心臟的話。」
「洵可呢?」
「她很好啊!你暈倒之後,她立刻轉身用溫柔的擬態電漿直接將魔獸給蒸發了呢!」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要坐在我大腿上到什麼時候?」洵可一點都不溫柔地瞪著我。
「啊啊啊!」我從洵可身上跳起。
順帶一提,剛才洵可是用公主抱的姿勢抱起我。
「手給我!」洵可用命令的語氣說。
我把右手伸給洵可,洵可在我手背打了一巴掌。
「受傷的那隻手啦!」
剛才在保齡館裡被雜物劃傷左手,滲出來的血沿著掌緣滴下。
「剛才叫你逃,為什麼不逃?」洵可解下肩膀上的緞帶,替我作簡單包紮。
「逃走的話,就看不到洵可變身成魔法少女的模樣啦!」
洵可穿著水藍色蕾絲邊短裙,胸前心形的開口露出健康膚色,肩膀荷葉袖裝飾著看不出功能的緞帶。
鴨子說的沒錯,短裙下的那雙長腿果然很有迫力。
「我穿這樣,才不是為了要讓你看呢!」洵可耳朵都紅了。
「我知道這是魔法少女的戰鬥服,只是魔法少女的戰鬥服為什麼都要設計成那麼可愛?」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我錯了,麻煩告訴我洵可在哪裡。」
我放開鴨子,向牠道歉。
鴨子站起身後,啄啄身上整理羽毛,眼帶恨意看著我。
「就算你現在趕過去也改變不了什麼呱。」
「就算改變不了什麼,我也要陪在洵可身邊。」
「會死唷!魔獸是可怕的。」
「就算會死,我也不會讓洵可一個人孤零零去送死。」
「哇呱呱,於事無補的內疚感。洵可現在在市中心廢棄的保齡球館,現在趕過去的話,也許魔獸還沒孵化。」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茉荷發現安婕睡在我房間裡,瞇著眼睛說:「哎呀!哎呀!你終於對安婕出手了呢!」
這不是作一個母親該有的態度吧?好歹妳也該假裝緊張一下,擺擺長輩的架勢說幾句嚴厲的話。
話說,妳也明明也知道我不會對安婕作什麼,睡在身邊的小狗小貓再怎麼可愛,也不會有人動什麼奇怪的念頭。
茉荷還是幫安婕準備了禮物,在安婕睡醒前偷偷放進襪子裡,害我被安婕唸說:「哥哥騙人!害我差點擔心的睡不著。」
妳才騙人!妳昨天明明睡到打呼,就算我捏著妳的鼻子也沒醒過來。
今年她收到的是一盒草莓泡芙,拿到的時候高興地轉好幾圈。
妳的期待也太小了吧?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這個世界的家,安婕已經忘記在百貨公司樓頂說過的那些話,忘記天使的身分,剩下情緒還沒有轉換過來,坐在床上靜靜抱著藍鯨布偶。
「要不要幫妳泡一杯熱可可?」
安婕搖搖頭。
「哥,為什麼會我突然覺得……好寂寞。」
「傻瓜,我一直在這裡陪妳呀!」我揉揉安婕的頭。
「嗯。」
幫安婕蓋好棉被,關了燈,讓她躺在床上休息。
「哥,留下來陪我聊天。」
「好,等一下。我先回個電話給洵可,她一定很擔心妳。講完電話就過來陪妳。」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開壓路機過來,只好耐心地排在隊伍後面一吋吋緩慢推進。
附帶看排在前面的情侶打情罵情的精神折磨。
我玩起手機上的遊戲排解無聊,距離售票窗口不到五公尺,遊戲強迫中斷,洵可打電話進來。
「安婕……安婕……不見了!」洵可喘著氣。
「不要急,慢慢講,發生什麼事?」我安慰洵可。
「我跟安婕買完焦糖蘋果,想隨便逛一下髮飾店,一轉頭,安婕就不見了。」
「她應該只是在附近亂逛,說不定等一下就會跟妳會合。」
「不是啦!我已經在附近找了兩圈,還是看不到安婕,她真的走丟了啦!」洵可快哭出來。
安婕身上沒有帶手機,而且是出了名的大路痴。
「安婕已經是國中生,又不是小孩子,她自己知道怎麼照顧自己……」我還想說些話安撫洵可。
「不管了,你趕快給我過來找我!」洵可在手機裡大吼。
趕到洵可身邊,洵可像隻驚惶失措的小鹿,紅著眼睛一直向我道歉。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耶誕夜的馬路上到處是情侶,比池塘裡等待交配的青蛙還多。
在這個不信仰基督教的國家,耶誕夜是以求偶夜的形態存在。
我不反對情侶,我也喜歡看女孩子為了戀人努力把自己最美麗的一面表現出來的模樣,只是知道那樣的美麗是只專門為身邊那一個人準備時,就像每天路過看到櫥窗裡的玩具盼望有一天存夠錢卻被其它孩子搶先買走般的心情失落。
這才是高中生應有的煩惱嘛!
能夠為這麼平淡無奇的小事煩惱,我露出幸福的笑容。
「哥,幹嘛看著別人的女朋友,露出那麼猥瑣的笑容啊?」
安婕今天穿著一件胸前有個大口袋的吊帶褲,走起路來像小袋鼠一蹦一跳。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餐桌上,我向茉荷詢問魔法少女的事。
「你是說在電視上穿著短裙拿著魔法棒轉圓圈唸著嗶哩嗶哩叭啦叭啦的咒語用愛的懲戒光線欺負壞蛋的小女生?」茉荷說。
那不叫欺負壞蛋,通常叫做維護世界和平吧?
戴茉荷,老爸再婚的對象,安婕的媽媽,在附近的一家綜合醫院擔任輪班護士。
真實的身份是惡魔。
神創造世界,惡魔調校細節。
不是我偷懶,細節從來不是神的工作。
細節總是依附於其它事物,被某些條件所侷限,等待某些存在來將其完善。
細節總是代表有所欠缺。
譬如微風與馬蠅。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校午休時間的鈴聲一響,我跑到洵可的教室找她。
「唔!真難得,你會主動跑來找我。」洵可說。
洵可跟兩個同學準備一起去學生餐廳吃飯,在走廊上被我攔下來。
「那我們先走囉,改天再一起吃飯。」兩位女同學向洵可揮揮手。
短瀏海的捲髮女孩一直偷瞄我,不知道是不是對我有意思。
不要老是約我打籃球、交換筆記這一類具有侵略性的活動,約我一起和妳的姐妹淘們一起愉快的下午茶,我會很樂意赴約。
交換筆記哪裡有侵略性?
當然有侵略性。當洵可發現我的筆記一整面都是空白時,她就會變得很有侵略性。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世界的和平有受到什麼威脅?」
「很多呱!光是這座城市平均每六分鐘就發生一件竊盜案、每十六分鐘發生一起車禍、每七十八分鐘發生一件搶案……」
「那是警察的工作吧?」
「不只這樣呱,平均每二十二分鐘發生一起火警,每八分鐘就有人需要緊急送醫,每三十九小時就有一隻小貓被困在樹上……」
「那是消防隊和救護人員的工作吧?」
「哇呱呱,這麼一來魔法少女豈不就沒有出場的餘地呱。」
「本來就沒有必要!」
「你居然否定魔法少女的努力呱?」
「我看不出來她們做了什麼努力。」
「對呱!還有魔獸,人類絕望孵育的魔獸呱。」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身為高中生的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要努力。
努力很多餘。
人生不就是這樣,多一點是好事,少一點也不是那麼無關緊要,為什麼要為了擴張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份量拚命猙扎?
我也不明白洵可那麼努力,只是為了「羞辱」我的意義在哪裡?
不喜歡輸的感覺。
如果洵可這麼在意這件事,這麼討厭輸的感覺,由我來扮演輸家也無所謂。
話是這麼說,還是很討厭輸。
能逃就逃。
不需要對決,就避免對決。
課業已經是高中生無可避免的戰場,不需再闢另一個戰場。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姨今天也有上班?」
「嗯,媽媽今天在醫院值班。」
戴茉荷,我叫她阿姨,安婕的媽媽,在附近一家大型綜合醫院裡擔任護士,聽說老爸是在闌尾炎住院期間被她穿著護士服溫柔典雅的氣質迷倒。
真實的身份是惡魔。
傳說中的老爸在國外工作,直到故事完結前應該沒有出場機會,聽說是業界的慣例。
至於業界是指什麼,茉荷說得有點語焉不詳。大概是惡魔個人的工作風格吧?我猜。
我和茉荷、安婕三個人共同生活在同一間屋子裡。
「妳中午吃蛋糕就好?」我說。
「是呀,不過不要跟媽媽講唷!她會唸我。」安婕嘟起嘴。
安婕都已經國二,身高還是像小學生一樣,喜歡吃零食,偏食的毛病又改不掉,活該被唸。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通宵玩線上遊戲,醒來的時候已經中午。
身體還貪戀被窩的甜味,腦袋卻清醒得發癢。
走到客廳,安婕趴在沙發上翻閱時尚雜誌,,矮几上放著紅茶和半條蜂蜜蛋糕。她悠哉地撕下蜂蜜蛋糕,從最喜歡的小熊馬克杯裡沾紅茶吃。
「哥,醒來嘍?」她趴在沙發上小腿高高翹起,抬起頭的姿勢就像海洋公園裡向訓練師乞食的海狗,嘴邊還沾著碎屑。
「怎麼有蜂蜜蛋糕?」我問。
「洵可姐姐拿來的,說是她爸爸從台中帶回來,本來想帶到球場當點心,可是某人沒有過來打球,她就把蛋糕送給我了。」
「洵可來過?怎麼不叫我?」
「我有說要叫你呀!不過洵可姐姐聽到你還在睡覺,就說不用了。」
大致明白怎麼一回事。
「哥,你要不要吃一塊,只能給你吃一塊唷!」
「好啊!小氣鬼。那剩下來那一整塊都是我的。」
「啊,不行!」安婕跳起來,撕一小片蛋糕沾了紅茶塞到我嘴裡。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