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坐在我大腿上到什麼時候?」洵可一點都不溫柔地瞪著我。
「啊啊啊!」我從洵可身上跳起。
順帶一提,剛才洵可是用公主抱的姿勢抱起我。
「手給我!」洵可用命令的語氣說。
我把右手伸給洵可,洵可在我手背打了一巴掌。
「受傷的那隻手啦!」
剛才在保齡館裡被雜物劃傷左手,滲出來的血沿著掌緣滴下。
「剛才叫你逃,為什麼不逃?」洵可解下肩膀上的緞帶,替我作簡單包紮。
「逃走的話,就看不到洵可變身成魔法少女的模樣啦!」
洵可穿著水藍色蕾絲邊短裙,胸前心形的開口露出健康膚色,肩膀荷葉袖裝飾著看不出功能的緞帶。
鴨子說的沒錯,短裙下的那雙長腿果然很有迫力。
「我穿這樣,才不是為了要讓你看呢!」洵可耳朵都紅了。
「我知道這是魔法少女的戰鬥服,只是魔法少女的戰鬥服為什麼都要設計成那麼可愛?」
「傳說啦!呱哇哇說這是魔法少女的傳統。」
妳那雙長腿就已經破壞傳統了吧?
「呱哇哇?是指那隻鴨子嗎?」
「嗯!」
「這身可愛的衣服跟洵可的屬性完全都搭不起來呢!」
「去死啦!」洵可用手上的魔法杖敲了我的頭。
「我現在不是來陪妳送死了嗎?」
我揉揉頭上被洵可敲的地方,微笑說。
「你……可惡!」
洵可用力轉過頭去,我差點被她的馬尾掃到。
「為什麼不告訴我,妳是魔法少女的事?」
「笨蛋阿伸,這種事情怎麼說得出口嘛!」
說的也是。
「這次的魔獸很厲害嗎?」
「並沒有特別強,主要是我的魔力衰退。呱哇哇說是我最近太消沉,魔法少女如果不是閃亮亮地登場的話,魔力也會跟著下降。」
「很嚴重嗎?」
「很嚴重,現在我連愛的電磁脈衝炸彈、羈絆的不定向矩陣射擊都使出不來,只能勉強用甜蜜高周波粉碎擊來應戰。」
妳手上拿的根本是偽裝成魔杖的外星高科技武器吧?別想在招式名稱前加上愛、羈絆、甜蜜等字樣就蒙混過去。
「如果贏不了,至少想辦法活下來,好嗎?」
「你根本不了解!如果不打倒魔獸的話,我們根本沒有辦法離開這個公園。」
我當然不了解,我怎麼可能了解魔法少女的戰鬥。
「但魔獸的本體就是這座公園,我們怎麼打倒一座公園?」
「意識核,相當於魔獸的心臟,只要找到意識核破壞它,或許還有機會……」
洵可表情凝重地望向前方,我順著她的目光望過去,背著黃色書包小學生模樣的小男生獨零零坐在盪鞦韆上。
小男生身上散發著一股與世隔離的氣氛,像美術館供奉在油畫裡的風景,出現在那裡只是讓你看見,並不打算讓你靠近。
不祥的氣味。
洵可從翹翹板上站起身,雙手握緊魔杖,放輕腳步朝小男生走去。
「那小男生就是意識核?」我意識到氣氛不對,小聲地問。
「噓!」洵可示意我禁聲。
洵可走到小男生面前,高高舉起魔杖,作勢要往小男生的頭頂砸下。
小男生緩緩地抬起頭,雙手抓著鞦韆,眼神迷惘地看著洵可。
這個瀏海蓋住額頭的小男生似乎有點面熟。
洵可高高舉起的魔杖,始終沒有落下。
水珠順著洵可臉頰滾下,我以為是太緊張流下來的汗,仔細一看,水珠從洵可的眼角滑落。
「怎麼了?」
「我下不了手……」
「因為他是小男孩的模樣嗎?」
洵可搖搖頭。
「他是……他是小時候的你。你媽媽住院的那段期間,我常常看見你放學後一個人坐在公園鞦韆上……那時候我……那時候我……」
那時候的我,常常坐在公園鞦韆上發呆,不想讓任何人靠近,不想讓任何人看見偷偷掉下來的眼淚。
那時候洵可走向我,對我伸出手。
「來玩吧!」洵可燦爛的笑容。
「可是……可是……」
「別可是了!」留著小男生頭的洵可硬拉起我的手。
洵可從那時候開始,就一直一直一直把我拉在她身邊。
一起玩、一起讀書、一起吃零食……,不讓我有時間感到寂寞。
這個世界誕生之前的記憶。
被創造出來的記憶。
就在回憶的此時此刻,才從世界零碎的片段中拚湊出往日的時光。
卻是真實的。
另一種真實。
像植物根鬚般向下延伸,從土壤吸引養份。
沒有這些回憶,我只是漂浮在世界表面的一個名字。
就算再怎麼完整的存在,沒有回憶的連繫,也只是空洞、孤零零的概念。
像魔獸一樣,僅管撂取了公園的全貌,公園的真實,僅管誕生了,它卻「不屬於」這個世界。
那一年夏天,我和洵可相遇。
不管這個世界是什麼時候誕生的,因為洵可,因為找到了和洵可在一起的那些回憶,我是如此「真實」地被束縛在這個世界。
只屬於這個世界獨一無二的我。

念頭一動,我搶過洵可手中的魔杖,朝小男生的頭頂用力砸下。
「啊!」洵可驚呼。
小男生的頭並沒有意料中的腦袋開花,像拿著刀子切開塗滿奶油的生日蛋糕,從頭頂到肚臍從中間凹陷成兩半,裂開的傷口發出滋滋剝剝的聲響,塌陷的臉嚴重扭曲變形。
變形的嘴似乎在笑?
「大笨蛋!」洵可拖著我向後躍開。
小男生裂成兩半的身體突然像一團紅色的火球炸開。
並不是真的什麼東西炸開,從裂開的傷口伸出許多長管狀的觸手迅速向外伸展。伸展的速度太快,以至於視覺上像爆炸一樣。
觸手怪?
魔法少女對決觸手怪?作者還真是惡趣味。
「大笨蛋大笨蛋大笨蛋大笨蛋阿伸,你沒有把少女之心灌進魔杖裡,根本傷害不了魔獸!」
「少女之心是什麼東西?」
「就是魔法少女對這個世界的愛、希望、家人的信賴、友情的羈絆、體貼他人的心情……之類的信念。」
「跟妳的形象差太多了吧?」
「吵死了!你是來跟我吵架的嗎?」
「那現在怎麼辦?」
我看著那團向外蠕動觸手的粉紅色肉塊。
「都怪你啦!現在它發現我們是入侵者。」
「入侵者,它一開始吞噬我們的時候,不就知道了嗎?」
「沒有,吞噬只是魔獸誕生時的本能反應,並不代表它發現我們的存在。」
「那它為什麼會以我們記憶中的公園作為它的形體?」
「它誕生時會從週遭環境搜尋最強烈的意念。」
「那為什麼……」
「不要再問啦!」
洵可臉紅。
一條觸手從背後伸過來纏繞著我的脖子 ,勒得我無法呼吸。
「阿伸!」洵可凌空躍起,以體操選手般的華麗姿勢360度轉身,越過我頭頂。
「高周波粉碎擊!」我背後發出一陣炫光,纏繞在我脖子上的觸手瞬間化為粉塵。
「為什麼會突然從後面……」
那粉紅色的肉塊還在我們前方一百公尺處張牙舞爪。
「不是告訴你這整座公園是魔獸的本體了嗎?我們在魔獸的身體裡面,攻擊有可能從任何方向過來。」
魔杖頂端發出光芒,洵可用它在地面上劃了一個魔法陣,地面上浮顯一圈發光的咒文。
「乖乖待在這個圈圈裡,我去打倒魔獸,馬上回來。」洵可用哄騙幼稚園小朋友的口氣說。
洵可周圍發出亮橘色的光芒,化作一道光影襲向遠處那團粉紅色的肉塊。
洵可閃閃發光的模樣好帥!
如果洵可是男孩子,我現在就會愛上她了吧?
我在發什麼花痴?
洵可剛才顯然是在說大話,與那團粉紅色的肉塊近身纏鬥後立刻陷入苦戰。觸手不只從肉塊身上長出來,從地面、從樹上、從遊樂器材……甚至是半空中都會竄出觸手無預警地對洵可發動攻擊,洵可只能揮舞著魔杖,用凝聚在魔杖頂端的光球擊碎襲來的觸手。
洵可身上發出的光芒越來越黯淡,動作也沒有一開始的敏捷。
看來毫無勝算。
當洵可身上的光芒黯淡到幾乎看不見,從她胸口突然綻放出一團耀眼的光球。
那光球異常的明亮,彷彿是迅速吞噬掉什麼東西作為燃料,才能維持那樣的亮度。
魔獸似乎忌憚著那團光球,不敢繼續攻擊。
原來洵可還留著這一招大絕啊!看來剛才白為她擔心了。
不太對勁。
洵可身體的顏色似乎越來越稀薄,手腳也漸漸變得透明。
想起鴨子曾說魔法耗竭的魔法少女唯一能作的就是……
或許洵可為我劃的這一道魔法陣,並不只是為了抵禦魔獸的攻擊,而是構築一層防止受到她魔力波及的防護網?
洵可打算和魔獸同歸於盡。
「洵可!我不准妳……」我跑出魔法陣。
「別出來!」
我往洵可身邊跑去,觸手像是鯊魚聞到鮮血的味道向我襲來。
觀察觸手襲來的方向,我俐落地躲過幾波攻擊。
到洵可身邊。
我腦袋裡只有這個念頭。
但到洵可身邊之後能作什麼,要怎麼保護洵可,已經不是現在我能考慮的事。
洵可放棄繼續集蓄光球,重新揮動魔杖,擋下朝向我襲來的觸手。
噠噠噠……
那是什麼聲音?
突然一陣灼熱的痛楚撕裂我胸口。
一隻觸手從背後貫穿。
「啊啊啊啊啊啊啊!」洵可的驚叫聲。
會死嗎?
一旦我的心跳停止,體內封存的無限力量也將瞬間湧出。
這個世界將要毀滅了嗎?
不是因為魔獸,因為我。
創作者介紹

語呂太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