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這個世界的家,安婕已經忘記在百貨公司樓頂說過的那些話,忘記天使的身分,剩下情緒還沒有轉換過來,坐在床上靜靜抱著藍鯨布偶。
「要不要幫妳泡一杯熱可可?」
安婕搖搖頭。
「哥,為什麼會我突然覺得……好寂寞。」
「傻瓜,我一直在這裡陪妳呀!」我揉揉安婕的頭。
「嗯。」
幫安婕蓋好棉被,關了燈,讓她躺在床上休息。
「哥,留下來陪我聊天。」
「好,等一下。我先回個電話給洵可,她一定很擔心妳。講完電話就過來陪妳。」
「洵可姐姐會不會生我的氣?」
「不會的,安婕那麼可愛,怎麼捨得生氣。只是擔心妳而已。」
我揉揉安婕的額頭。
回到自己房間,我用市內電話打給洵可。
「不好意思,手機不小心摔壞。安婕情緒不太穩定,我先帶她回家休息。」
「安婕沒事吧?有沒有怎麼樣?」
「沒事,只是和我們走散的時候,大概是一個人嚇壞了,大哭一場。」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不怪妳,是安婕自己亂跑。倒是對妳不好意思,害妳沒看到電影。」
「阿伸,其實我……並沒有那麼想看那部電影。」
「嗯?」
「對不起,平常對你那兇。」
洵可今天是怎麼了?打扮得和平常不一樣,講話口氣也不一樣。
「沒關係,我習慣了。」
「如果不是那樣子講話,我不知道怎麼跟你相處。」
「我是這麼不好相處的人嗎?」
「不是啦!我不是那個意思。」洵可突然慌張起來。
從房間門口突然傳來砰砰砰的腳步聲,我還來不及回頭,眼角餘光瞄到一團白色的影子鑽進我的被窩裡。
我看著在被窩裡蠕動那團的物體,考慮要不要拿什麼武器防身。
「哥!」安婕從被窩裡鑽出頭來。
「幹嘛嚇人?我還以為是什麼毛茸茸的怪物闖進我房間。」
「我今天在這裡睡,可不可以?」安婕問。
「妳等一下。」我想起還在跟洵可通電話。
「阿伸,阿伸!你有聽到我說話嗎?」洵可的聲音。
「是安婕,她跑來我房間,問我可不可以在這裡睡。」
「你們兄妹……果然……」洵可嘆了一口氣。
「不是妳想的那樣啦!」
「我早就有預感……」
「不是那樣,算了,改天再向妳解釋。」
「阿伸……」
「怎麼了?」
「沒事。」
互道晚安後,洵可掛斷電話。
洵可怪怪的。
還沒掛電話,安婕已經用我的棉被把自己綑成春捲,在床上滾了好幾圈。
「哥哥的棉被好暖和喔!」
「妳的棉被不暖和嗎?難不成阿姨虐待妳?裡面塞的是衛生紙?」
「不是,我的棉被沒有哥哥的味道。」
哥哥的味道?感覺不該是十四歲小女生的品味。
「哥哥的味道,那是什麼味道。」
「晒過陽光的味道。」
嗯!那不就是關廟麵的味道?
「好啦!那我去睡妳房間,聞聞安婕的棉被是什麼味道。」
「哥哥是變態!人家都在這裡了,你還要去聞棉被的味道。」
為了我證明我不是變態,所以我應該聞聞安婕身上的味道?
不要期待什麼,我不會為了證明我不是變態,做出讀者們期待的舉動。
捉住棉被一角用力一抽,安婕咕嚕咕嚕滾出來。
她暈頭轉向的模樣好可愛。
因為太好玩,我又把安婕捲起來,咕嚕咕嚕滾了兩次。
到安婕房間把她的枕頭和她抱著睡覺的藍鯨布偶帶過來。
「關燈囉!」
「太黑了我會怕。」
我再跑一趟,把她的小企鵝夜燈帶過來。
兩個人併肩躺在床上。
突然對一件事感到好奇。
「安婕,妳是不是不太喜歡洵可?」
「沒有不喜歡,只是……」
「只是什麼?」
「不喜歡洵可姐姐常常來找哥哥。」
安婕纏著洵可,是為了不讓洵可有機會接近我?
安婕平常對洵可那麼熱絡的樣子,是裝出來的嗎?
跟天使無關,屬於這個世界安婕的意志。
孩子氣的臉龐底下原來藏著這麼深的心機。
「洵可知道妳不喜歡她嗎?」
「我是真心喜歡洵可姐姐,沒有不喜歡她啊!只是……」
「只是什麼?」
「不喜歡她搶走哥哥。」
安婕把臉埋進棉被裡,像隻寄居蟹一樣露出兩顆眼睛偷看我。
「洵可沒有搶走我啊!我還是妳哥哥。」
「哥,你喜歡洵可姐姐嗎?」
「談不上什麼喜不喜歡,我和她從小一起長大,感覺就像家人。」
「但她不是真的家人。」
妳也是四年前才成為我的家人啊!但是洵可……
「就是因為像家人,才沒有喜不喜歡的問題。不管你喜不喜歡家人,你知道他們一直在你身邊陪你,就算不在身邊,你和他們之間的羈絆也不會隨著距離消失。」
「你的意思是,洵可姐姐總是纏著你嗎?如果你不喜歡她的話,不要讓她誤會,不是對她比較公平?」
「誤會什麼?我跟洵可有什麼好誤會的?」
「洵可姐姐不是那樣想的。」
「妳又知道她是怎麼想?」
「洵可姐姐希望有一天可以把你娶回家,我看得出來唷!」
「方向反了吧?」
「可是洵可姐姐看起來比較像是攻,哥哥看起來比較像是受呢!」
妳平常都躲在房間裡看哪一類的小說啊?
「我不可能跟洵可在一起的。」
「為什麼那麼篤定?」
神不可能和人類女子在一起。
「跟洵可在一起的話,每天都會被欺負吧?」我的回答。
「可是哥看起來很享受呢!」
「才沒有享受!我最討厭洵可兇巴巴的樣子。」
「是這樣嗎?可是哥哥的屬性是誘受呢!」
什麼屬性!不要隨便更改我的人物設定好不好?
「什麼是誘受?妳給我好好解釋一下。」
「走在路上,眼神跟身體不斷發出『來吃我呀!來吃我呀!』的光芒……」
「我是奇異果嗎?」
「應該說是像顆飽滿多汁的櫻桃,讓人想要用雙唇輕輕含在嘴裡……」
所以我是甜美誘人的櫻桃哥哥囉?
「妳的心智被奇怪的小說污染了吧!」
「哥哥不准喜歡上我以外的其它女孩子唷!」
「但我沒有辦法阻止其它女孩子來喜歡我啊!」
「就算這樣,也只准男孩子喜歡上哥哥唷!」
「我才不想被男孩子喜歡啊!」
「就是因為洵可姐姐太男孩子氣了,我有點擔心哥哥混淆自己真正的性傾向,誤會自己喜歡的是女孩子。」
「我本來喜歡的就是女孩子啊!」
「可是,安婕是女孩子呀!」
「我當然喜歡安婕囉!」
「是哥哥對妹妹的喜歡,對不對?」
「那當然!」
「如果安婕不是哥哥的妹妹,如果我們沒有生活在同一屋簷下,安婕只是哥哥路上遇見的女孩,哥哥是不是就不會喜歡我的呢?」
安婕那什麼一連串危險的陷阱題。
「喜歡啊!還是會喜歡啊!如果我們在馬路上遇到的話,我一定會第一眼就喜歡上安婕了呢!」
「會是哪種喜歡?」
「像是在公園裡看見可愛小狗的那種喜歡。」
「哼哼哼哼!」
安婕轉過身去,不想理我。
這樣的回答最好。
當我還是神的時候,天使也總是喜歡纏在我身邊問東問西。要是我回答了她不喜歡聽的答案,也會像這麼氣鼓鼓的,不想理我。
那時候我們連身體的距離都沒有。
多了身體,也多一層隔閡?
但我喜歡身體的距離。
多了呼吸、心跳、髮間的芳香……這一類「噪音」。
美好的噪音。
「哥,你睡了嗎?」安靜了好一會,安婕小聲的問。
「還沒。」
「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什麼事?」
「今天晚上睡在你房間,還收得到耶誕老人的禮物嗎?我已經把襪子掛在床頭上了哦!」
「收不到,絕對收不到。」我斬釘截鐵地說。
「是這樣嗎?」安婕聽起來很懊惱。
「妳要不要考慮一下回自己房間睡?」
「我認真考慮一下。」
安婕安靜下來,看來她是很認真地在考慮。
這小鬼躲在房間裡看了那麼多十八禁小說,居然還相信耶誕老人的存在,難道她沒有發現其中的矛盾嗎?
她該不會……
請不要拿耶誕老人跟馴鹿來配對!
我不敢想像那畫面。
「嗯!」躺在安婕身邊,感覺到她用力點點頭。
看來安婕心裡已經有了答案。
「考慮好了嗎?」
「還是要留在哥哥身邊。」
「這樣收不到禮物唷!」
「我知道,雖然收不到禮物很可惜。」安婕堅定的語氣。
這就叫做成長嗎?
孩子接受耶誕老人不存在的那一天總是會到來。
「不過明年耶誕老人會把今年沒收到的禮物補給我吧?」
「不會的!」
創作者介紹

語呂太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