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開壓路機過來,只好耐心地排在隊伍後面一吋吋緩慢推進。
附帶看排在前面的情侶打情罵情的精神折磨。
我玩起手機上的遊戲排解無聊,距離售票窗口不到五公尺,遊戲強迫中斷,洵可打電話進來。
「安婕……安婕……不見了!」洵可喘著氣。
「不要急,慢慢講,發生什麼事?」我安慰洵可。
「我跟安婕買完焦糖蘋果,想隨便逛一下髮飾店,一轉頭,安婕就不見了。」
「她應該只是在附近亂逛,說不定等一下就會跟妳會合。」
「不是啦!我已經在附近找了兩圈,還是看不到安婕,她真的走丟了啦!」洵可快哭出來。
安婕身上沒有帶手機,而且是出了名的大路痴。
「安婕已經是國中生,又不是小孩子,她自己知道怎麼照顧自己……」我還想說些話安撫洵可。
「不管了,你趕快給我過來找我!」洵可在手機裡大吼。
趕到洵可身邊,洵可像隻驚惶失措的小鹿,紅著眼睛一直向我道歉。
剛才還在手機裡對我大吼。
「妳找過哪裡地方?」
「焦糖蘋果的店面附近、髮飾店那條巷子、還有星巴克對面那兩條精品街。」
「那麼我們擴大範圍分頭找,妳精品街再逛一圈,然後朝電影院的方向找過去,我到捷運站附近找找看。一有消息就用手機聯絡。」
「好!」洵可轉身跑進逛街的人潮裡。
她剛才一直用這種速度在附近來回奔跑嗎?
洵可今天那身穿著並不適合跑步,雖然她在運動場上跑習慣了,但這樣亂來也會把身體搞壞吧?
真是找麻煩,安婕會跑哪裡去?只是一起出來買個小吃也會跟丟,早知道就把她留在家裡。
耶誕夜街上到處都是人,心情不自覺煩燥起來。
怎麼會不擔心安婕呢!只是看洵可那付急壞了的模樣,怕還沒找到安婕,洵可就把自己累壞。
走到百貨公司樓下,看到街上一群人對著天空指指點點。
該不會是耶誕老人駕著馴鹿從天空經過吧?
順著他們的食指往上看,百貨公司樓頂站著一個人影,嬌小的個子,銀白色的長髮在風中搖曳。
安婕?怎麼會爬到這麼高的地方去?
安婕想要幹什麼?她忘了自己失去翅膀了嗎?
萬一真的發生什麼事的話,洵可恐怕不會原諒自己。
衝進百貨公司裡,四台電梯停在八樓、五樓、十一樓、六樓,來不及等電梯,衝上電扶梯,硬把擋在前面的人推開向上狂奔。
「抱歉,讓讓!」不管那些被我推開的人在背後賞我的白眼。
跑到頂樓,紅血球來不及輸送氧氣到腦袋,眼前一陣昏黑。
眨眨眼睛,彎下腰喘一口氣,等到視力慢慢恢復。
還好安婕還站在頂樓邊緣的水泥護欄上。
會死。
掉下去會死。
家人的死亡。
不可以讓這種事發生在安婕身上。
天使不會死,但這個世界的安婕會死。
安婕死了,就是死了。
身為高中生的我對死亡無能為力。
不可以讓這種事發生。
「安捷!」我扯開喉嚨大喊。
「哥,你來啦!」安婕轉過頭來露出微笑。
銀白色長髮隨著大廈邊緣的上昇氣流飄舞。
恬靜的微笑,像在嘲笑我的慌張。
安婕跳下護欄。
安婕落地的位置是頂樓的石英磚地板,不是十六層樓下的人行道。我鬆了一口氣。
「妳怎麼會爬那麼高的地方去?」
「我想說站在高一點的起方,比較容易找到哥哥和洵可姐姐。」
這裡又不是非洲大草原!
安婕笑嘻嘻地走到面前,好像剛才只是玩捉迷藏被抓到。
「等下再唸妳。」
壓下發脾氣的衝動,先撥電話給洵可。
「找到安婕了。」
「呼!那就好。」洵可喘著氣。
「妳跑累了吧,先歇一會兒,我和安婕過去找妳。」
「不要對安婕太兇唷!」
洵可還在為安婕擔心。
她還不知道安婕剛才做了多危險的事。
「妳現在哪裡?我……」
說到一半,安婕把我的手機搶了過去。
「我要跟洵可姐姐說話。」安婕笑咪咪地說。
原本以為安婕會把手機放到耳邊,但是沒有。
一根根鬆開手指頭,手機以自由落體掉落到地上。
「啊!手滑了一下。」
手機在堅硬的水泥磚地板上彈了兩下,發出清脆的聲響。
她的臉上還是笑咪咪的。
來不及發脾氣,我彎下腰準備撿起手機時,安婕抬高腳,往手機重重踩下去。
又一腳,再補一腳。
手機殼裂開,裡面零件像小動物內臟噴撒出來。
「啊!腳滑了一下。」
她的臉上還是笑咪咪的。
妳是故意的吧!
「安婕,妳在幹什麼?」
「真噁心,那長腿怪物還打扮成那付風騷模樣……」
「安婕妳在說什麼?洵可平常對妳那麼好!」
「對我好?那是因為我是你妹妹吧!她以為收買我就有資格賴在你身邊。」
「不是這樣,妳明知道洵可是真心喜歡妳,真的為妳擔心。」
為了安婕的事,洵可還比我著急。
「該結束這無聊的扮家家酒遊戲了吧?」
安婕收起笑咪咪的表情。
玻璃珠般清澄無垢的眼神。
天使。
傳達神意志的使者。
擁有自由意志。
懂得違抗神的命令。
「妳回復記憶了嗎?」
「只是片段,一點點。惡魔在這世界到處佈滿了抑制器,我好不容易找到突破口。再過不久,我僅有的記憶恐怕又要失去。」
「我還不想結束休假。」我挑明說。
「這都是惡魔的陰謀,你難道看不出來嗎?」
「休假是我自己的意願,跟惡魔沒有關係。」
「怎麼會沒有關係?難道你看不出來她用各種方式要把你留在這個世界?」
「我自己知道我在做什麼。」
「你真的知道嗎?當你還是神,或許我不該質疑你。可是你現在只是高中生,你也許並不知道你正犯下不可以瀰補的錯誤嗎?」
「你說的是如果待在這個世界太久,我會遺忘神的身分,成為真正的普通人。」
「你明明知道,為什麼還會……」安婕激動得全身發抖,兩顆晶瑩的淚珠順著臉頰滑下。
「成為普通人沒有什麼不好。」
「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這樣我們會失去神。」
「沒有神,世界一樣會運轉下去。神並沒有那麼重要。」
「怎麼會不重要!沒有神,天使算什麼?」
天使算什麼?
天使跟惡魔不同,惡魔是屬於世界的,屬於世界的不完美。惡魔有整個世界可以操弄,惡魔懂得玩樂,總是有辦法自得其樂。
天使只屬於神。
天使跟神是最親暱的。
天使的一顰一笑總是因為神。
我笑了,她也跟著笑。我皺眉,她也跟著心事重重。
不是戀人,卻比戀人更親密。不是家人,卻比家人更貼心。
沒有身體的阻礙,只剩下靈魂與靈魂之間的距離。
我卻背叛天使。
我背棄神的職責,捨下她,讓她孤零零的。
失去存在的意義。
沒有神,天使算什麼?
「我們回家吧!」
我將安婕輕輕擁入懷裡,親吻她臉頰上的淚水。
「嗯。」
創作者介紹

語呂太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女人也是可以養家糊口
    ekm7lnx8u
    再好的感情也總會有意見相左、起衝突之時。
    這時候雙方應要注意吵架時的當下的處理態
    度,應秉持著就事論事,說出自己無法容忍
    的地方給對方知道,儘可能在敘述過程中,
    避免用攻擊、難聽的字眼去傷害對方,即使
    當場忍不住說出口後,也該用婉轉的方式跟
    對方坦承說是氣話,如果顧及面子而不當場
    處理,爭吵的後果只會越來越惡化並不會對
    感情有所助益的,為了要面子而失去了感情
    ,權衡下實是吃力不討好。
    hwsnge17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