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系圖書館幫忙作大掃除的時候,碰到那扇傳說中不能碰的窗戶。
  窗戶是常見的鋁框,比一般的規格還要小,拿在手上就像一幅裱框後的畫,是用來封住後來移除窗型冷氣機後留下來的缺口。窗框內緣沒有對應的溝槽,只有胡亂擠上一堆矽利康勉強固定。
  不能碰的原因很單純,聽說這扇窗一碰就會掉下來,而且再也裝不回去。
  這不能怪我不小心吧?學校根本沒有找工人來認真施工。還好窗戶開始鬆動的時候,我即時用手抓住,沒有讓它掉到戶外。
  「唉呀!你碰到那扇窗戶了呀?」宗薦學長從背後叫住我。
  宗薦學長是博士班的學長,圓圓胖胖的一張臉,人看起來蠻和善,常常在系辦公室碰到,我和他蠻有話聊。
  「是呀!等下可要挨助教罵了。」
  「這也不能怪你,應該早點找人來處理這扇窗戶……老是這樣敷衍了事,然後又怪罪學生不小心。」
  「是呀!」那時候我滿腦子想著要怎麼把窗戶固定回去,只是隨口答應。
  「不過這扇窗戶跟我很有淵源呦!」
  「蛤?」
  「這是我讀大學時發生的事了,那時候裝在這扇窗戶的冷氣機常常滴水,讓樓下研究室的教授不堪其擾。因為我家裡就是作空調的,我向助教自告奮勇說,可以先幫忙看看冷氣機有什麼問題。」
  「滴水?現在的冷氣不都是號稱不滴水的嗎?」
  「原理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神奇,不過是用一隻橡膠管把冷凝水集中到牆壁上的排水管。我原本猜想也只是橡膠管的接頭鬆脫,接頭重新固定或是換根橡膠管就好。」
  「學長還是賢慧呀!」
  「那時候我把頭探出窗外,查看冷氣排水孔的情況。當我視線沿著牆壁上的排水管抬頭往上看的時候,看到一名學生也朝著我往下看……那天就跟今天一樣也是大掃除的日子,一開始我以為他是樓上負責擦窗戶的同學,沒有想太多。不知道為什麼,我那時候目光被那張臉吸引,直盯著他看,卻發現那張臉離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啊!」
  「沒錯!那名學生往下跳,身體就重重撞擊在我準備修理的那台冷氣機上……後來窗戶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或許是嫌我背對著他說話不禮貌,在我煩惱要怎麼把窗戶裝回去的時候,學長繞到戶外,雙臂交疊搭在窗檯和我講話。
  「那時候學長應該嚇壞了吧?」
  「是啊!當時我是從這一邊窗戶探出頭看,還好沒有受傷。不過後來我大病一場,在家裡足足休養了兩個月。」
  學長伸出手指指他現在把頭探進來的這扇窗戶。
  「這個傳說我之前也有聽過,聽說就是受了那名跳樓學生的咀咒,這個窗戶只要掉下來就裝不回去。沒想到這個故事就發生在學長身上。」
  「什麼跳樓學生的咀咒?那是無稽之談吧!明明學校也沒有用心在處理這扇窗戶,才把窗戶掉下來的原因都賴給那個死掉的學生,大家也跟著以訛傳訛……」
  「的確是。」我附合地點點頭,心裡卻在嘀咕,說那麼多廢話,趕快幫我想辦法把窗戶裝回去別挨助教罵,才是正事吧?
  「阿育!你在作什麼?」老師 從系圖書館門口經過的時候,轉過頭來叫我。
  「啊!老師。我不小心把窗戶弄掉了,說想要怎樣把它裝回去。」
  老師衝進來把我拉著往外走,我來不及把窗戶放下,只好抱著它走到走廊。
  「你剛才在和誰說話?」
  「宗薦學長啊!」
  我雙手抓著窗戶騰不開,挪挪下巴指向著學長所在的方向,宗薦學長還是繼續把手搭在窗檯,衝著我笑。
  「你在說什麼?宗薦人現在在美國,我幾天前才跟他通過電話。」
  「那他是……」
  我轉頭再次確認窗檯邊的那張臉,那張臉突然拉得細長,變成我不認識的一張臉。
  我這時候才想起來,系圖書館的位置在六樓,窗戶外面沒有任何立足點。
  「呼嘎嘎!呼嘎嘎……」那張臉對著我發出猴子般的淒厲笑聲。
  我突然覺得,那笑聲好寂寞。
創作者介紹

語呂太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築願
  • 好毛...
    但最後一句忽然又讓故事感覺不恐怖了
  • 嘴裡說好毛,結果妳還是晚上跑過來看了呀!

    語呂太 於 2011/03/02 22:09 回覆

  • 築願
  • 因為只有晚上才有心情悠閒的看部落格QQ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