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放一些影評、讀書心得、雜文。
或許會有短篇小說。(希望啦!)
長篇小說固定在週三與週六的早上更新。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前的耶誕節發生過什麼事?」
「在我還沒有住在這個家之前,那幾年的耶誕節你都是在洵可家渡過的,還記得嗎?」
「記……記得吧?」我苦笑,又是這個世界誕生前的記憶。
「有一年耶誕節,你抽獎抽到一隻鴨子造形的手機吊飾,也不管那時候洵可還沒有手機,就把它當成耶誕禮物送給洵可。不過,洵可收到禮物還是很高興。」
原來我一直都這麼過份。
「所以那隻鴨子才出現在洵可身邊,引導洵可成為魔法少女?」
「應該說,洵可期待你的回應,期待魔法的發生,鴨子才會以引導者的身分出現。主要的原因是你在洵可家渡過的最後一個耶誕夜裡,跟洵可訂下以後每一年的耶誕夜都要一起渡過的約定。可是從那次耶誕夜之後,你再也沒有履行過這個約定。」
後來我有了新的家人,一起陪伴渡過耶誕夜的家人。
「十二月二十五日並不是耶穌誕生的日子,原本是雅利安人的太陽神密特拉的誕辰,人們把這一天當作是春天的希望,萬物復甦的開始。這個古老的神祇傳到希臘和羅馬之後,演變成崇尚武德的密特拉教。基督教成為羅馬帝國的國教之後,將異教徒的習俗基督教化,把十二月二十五日訂為耶穌誕生的日子。」
「因為是魔法啊!」茉荷又對我眨右眼,「不只神是任性的,人類也任性的很,不是嗎?」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哎呀呀,公主大人醒來啦!」
潔白的床單、消毒水的氣味和茉荷的微笑。
照進病房的午後陽光隨著微風掀起的窗廉在床腳搖晃。
這裡是醫院。
深吸一口氣,胸口傳來針扎進心臟般的刺痛。
「我沒有死。」
「嗯。」茉荷用耳溫槍幫我測量體溫。
「世界也沒有毀滅。」
「差一點,如果那一擊直接命中心臟的話。」
「洵可呢?」
「她很好啊!你暈倒之後,她立刻轉身用溫柔的擬態電漿直接將魔獸給蒸發了呢!」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要坐在我大腿上到什麼時候?」洵可一點都不溫柔地瞪著我。
「啊啊啊!」我從洵可身上跳起。
順帶一提,剛才洵可是用公主抱的姿勢抱起我。
「手給我!」洵可用命令的語氣說。
我把右手伸給洵可,洵可在我手背打了一巴掌。
「受傷的那隻手啦!」
剛才在保齡館裡被雜物劃傷左手,滲出來的血沿著掌緣滴下。
「剛才叫你逃,為什麼不逃?」洵可解下肩膀上的緞帶,替我作簡單包紮。
「逃走的話,就看不到洵可變身成魔法少女的模樣啦!」
洵可穿著水藍色蕾絲邊短裙,胸前心形的開口露出健康膚色,肩膀荷葉袖裝飾著看不出功能的緞帶。
鴨子說的沒錯,短裙下的那雙長腿果然很有迫力。
「我穿這樣,才不是為了要讓你看呢!」洵可耳朵都紅了。
「我知道這是魔法少女的戰鬥服,只是魔法少女的戰鬥服為什麼都要設計成那麼可愛?」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我錯了,麻煩告訴我洵可在哪裡。」
我放開鴨子,向牠道歉。
鴨子站起身後,啄啄身上整理羽毛,眼帶恨意看著我。
「就算你現在趕過去也改變不了什麼呱。」
「就算改變不了什麼,我也要陪在洵可身邊。」
「會死唷!魔獸是可怕的。」
「就算會死,我也不會讓洵可一個人孤零零去送死。」
「哇呱呱,於事無補的內疚感。洵可現在在市中心廢棄的保齡球館,現在趕過去的話,也許魔獸還沒孵化。」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茉荷發現安婕睡在我房間裡,瞇著眼睛說:「哎呀!哎呀!你終於對安婕出手了呢!」
這不是作一個母親該有的態度吧?好歹妳也該假裝緊張一下,擺擺長輩的架勢說幾句嚴厲的話。
話說,妳也明明也知道我不會對安婕作什麼,睡在身邊的小狗小貓再怎麼可愛,也不會有人動什麼奇怪的念頭。
茉荷還是幫安婕準備了禮物,在安婕睡醒前偷偷放進襪子裡,害我被安婕唸說:「哥哥騙人!害我差點擔心的睡不著。」
妳才騙人!妳昨天明明睡到打呼,就算我捏著妳的鼻子也沒醒過來。
今年她收到的是一盒草莓泡芙,拿到的時候高興地轉好幾圈。
妳的期待也太小了吧?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這個世界的家,安婕已經忘記在百貨公司樓頂說過的那些話,忘記天使的身分,剩下情緒還沒有轉換過來,坐在床上靜靜抱著藍鯨布偶。
「要不要幫妳泡一杯熱可可?」
安婕搖搖頭。
「哥,為什麼會我突然覺得……好寂寞。」
「傻瓜,我一直在這裡陪妳呀!」我揉揉安婕的頭。
「嗯。」
幫安婕蓋好棉被,關了燈,讓她躺在床上休息。
「哥,留下來陪我聊天。」
「好,等一下。我先回個電話給洵可,她一定很擔心妳。講完電話就過來陪妳。」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開壓路機過來,只好耐心地排在隊伍後面一吋吋緩慢推進。
附帶看排在前面的情侶打情罵情的精神折磨。
我玩起手機上的遊戲排解無聊,距離售票窗口不到五公尺,遊戲強迫中斷,洵可打電話進來。
「安婕……安婕……不見了!」洵可喘著氣。
「不要急,慢慢講,發生什麼事?」我安慰洵可。
「我跟安婕買完焦糖蘋果,想隨便逛一下髮飾店,一轉頭,安婕就不見了。」
「她應該只是在附近亂逛,說不定等一下就會跟妳會合。」
「不是啦!我已經在附近找了兩圈,還是看不到安婕,她真的走丟了啦!」洵可快哭出來。
安婕身上沒有帶手機,而且是出了名的大路痴。
「安婕已經是國中生,又不是小孩子,她自己知道怎麼照顧自己……」我還想說些話安撫洵可。
「不管了,你趕快給我過來找我!」洵可在手機裡大吼。
趕到洵可身邊,洵可像隻驚惶失措的小鹿,紅著眼睛一直向我道歉。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耶誕夜的馬路上到處是情侶,比池塘裡等待交配的青蛙還多。
在這個不信仰基督教的國家,耶誕夜是以求偶夜的形態存在。
我不反對情侶,我也喜歡看女孩子為了戀人努力把自己最美麗的一面表現出來的模樣,只是知道那樣的美麗是只專門為身邊那一個人準備時,就像每天路過看到櫥窗裡的玩具盼望有一天存夠錢卻被其它孩子搶先買走般的心情失落。
這才是高中生應有的煩惱嘛!
能夠為這麼平淡無奇的小事煩惱,我露出幸福的笑容。
「哥,幹嘛看著別人的女朋友,露出那麼猥瑣的笑容啊?」
安婕今天穿著一件胸前有個大口袋的吊帶褲,走起路來像小袋鼠一蹦一跳。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餐桌上,我向茉荷詢問魔法少女的事。
「你是說在電視上穿著短裙拿著魔法棒轉圓圈唸著嗶哩嗶哩叭啦叭啦的咒語用愛的懲戒光線欺負壞蛋的小女生?」茉荷說。
那不叫欺負壞蛋,通常叫做維護世界和平吧?
戴茉荷,老爸再婚的對象,安婕的媽媽,在附近的一家綜合醫院擔任輪班護士。
真實的身份是惡魔。
神創造世界,惡魔調校細節。
不是我偷懶,細節從來不是神的工作。
細節總是依附於其它事物,被某些條件所侷限,等待某些存在來將其完善。
細節總是代表有所欠缺。
譬如微風與馬蠅。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