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耶誕節發生過什麼事?」
「在我還沒有住在這個家之前,那幾年的耶誕節你都是在洵可家渡過的,還記得嗎?」
「記……記得吧?」我苦笑,又是這個世界誕生前的記憶。
「有一年耶誕節,你抽獎抽到一隻鴨子造形的手機吊飾,也不管那時候洵可還沒有手機,就把它當成耶誕禮物送給洵可。不過,洵可收到禮物還是很高興。」
原來我一直都這麼過份。
「所以那隻鴨子才出現在洵可身邊,引導洵可成為魔法少女?」
「應該說,洵可期待你的回應,期待魔法的發生,鴨子才會以引導者的身分出現。主要的原因是你在洵可家渡過的最後一個耶誕夜裡,跟洵可訂下以後每一年的耶誕夜都要一起渡過的約定。可是從那次耶誕夜之後,你再也沒有履行過這個約定。」
後來我有了新的家人,一起陪伴渡過耶誕夜的家人。
「十二月二十五日並不是耶穌誕生的日子,原本是雅利安人的太陽神密特拉的誕辰,人們把這一天當作是春天的希望,萬物復甦的開始。這個古老的神祇傳到希臘和羅馬之後,演變成崇尚武德的密特拉教。基督教成為羅馬帝國的國教之後,將異教徒的習俗基督教化,把十二月二十五日訂為耶穌誕生的日子。」
「因為是魔法啊!」茉荷又對我眨右眼,「不只神是任性的,人類也任性的很,不是嗎?」
既虔誠又任性的人類嗎?
像孩子一樣。
相信父母一定會愛她,相信父母一定會回應她,才會任性的撒嬌。
密特拉(mitras )神名的原意是約定。
守護約定的神祇。
「哎呀!放學時間到了,你可以見到洵可囉!」茉荷抬頭看著牆上的掛鐘。
茉荷話才剛說完,病房門口傳來敲門聲。
「請進。」
洵可穿著學生服,高高紮起馬尾,高佻的身材,整個人最清爽的還是學生裙底下的過膝長襪。
「阿伸,你醒來了!」洵可眼睛發亮。
「我不醒來的話,可能又有人要發脾氣。」
「你們聊,我去護理站忙。」茉荷對洵可揮揮手。
看茉荷走出病房,洵可走到我的病床旁,用指節不斷輕扣我的額頭。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阿伸……」
「我是病人耶!這樣傷勢會加強的。」
「為什麼要跑來找我?叫你乖乖待在圈圈裡,又為什麼要跑出來?」
「沒事的,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什麼好好的,你躺在醫院裡勒!」
「可是很值得,不是嗎?」
「什麼很值得?」
「能夠看到洵可閃閃發光的模樣。」
「去死啦!要是讓別人知道魔法少女的事,我就用魔杖轟爆你的頭。」
洵可不敲頭了,改用手捏住我的鼻子。
她貼近我的臉喊話,距離好近,吐出舌頭就會舔到她的嘴唇。
「唔!」洵可似乎發現自己靠得太近,整張臉漲紅。
「痛啊!」
她的手把我的鼻子捏得更緊。
「幹嘛欺負我哥哥!」
安婕在門口出現,以音速小子的姿勢低頭猛衝過來,那頭銀白色的長髮像刺蝟站了起來,用頭鎚撞向洵可背後。
撞擊!
洵可失去重心,撲倒在我身上。
果凍般柔軟的嘴唇。
還有,胸口錐心的刺痛。
洵可的肋骨壓在我的肋骨上,兩者之間明顯地缺乏緩衝物。
「哇啊啊啊啊啊啊!」我痛得大喊。
「哇啊啊啊啊啊啊!」洵可跟著大喊。
「哇啊啊啊啊啊啊!」安婕也跟著大喊。
「快快快,找醫生來急救。」
洵可和安婕手忙腳亂按下牆上的急救鈕。
「妳們幹什麼!醫院不是讓妳們大吵大鬧的地方,再這麼吵,下次不准妳們來探病。」
茉荷跑進病房,把洵可和安婕訓了一頓。
難得看茉荷阿姨這麼兇的表情。
僅管她的本質是惡魔,她可是一個溫柔的惡魔。
茉荷為我作簡單的檢查,確定沒事後,回到護理站。
「阿伸,對不起!」洵可紅著眼睛向我道歉。
「對呀!害哥哥住院都是妳的錯!」安婕在旁邊起鬨。
「安婕,向洵可道歉。」
「我為什麼要向長腿妖怪道歉?」
「快點!」我擺出哥哥的威嚴。
「洵可姐姐對不起。」
「沒事的。」洵可習慣性伸出手撫摸安婕銀白色的毛髮,「阿伸,不要對安婕這麼兇。安婕一定是太擔心你,才會對我生氣。」
不,安婕這腹黑小鬼才不是妳想的那樣。
「剛才妳還假裝跌倒偷親哥哥,對不對?」
「妳在說什麼?呵呵呵!」
裝傻嗎?比起安婕,洵可妳的功力要加油囉。
「洵可,我想起了。小時候在公園裡的約定,還有在耶誕節的約定。」
「你現在才想起來……」
洵可斜眼睨視我,不滿地碎碎唸。
「但我還是想不起,我是跟妳約定了什麼,才害妳跑去加入籃球隊?」
「想不起來就算了。」
「果然是這樣。」
「果然是怎樣?」洵可緊張地問。
「妳是因為我開始打籃球的吧?後來是因為我不遵守約定,害妳覺得再繼續打籃球下來也沒有意思,才放棄了籃球保送的機會。」
「才不是才不是才不是才不是呢!我功課本來就很好,才不需要什麼籃球保送!」
如果洵可參加了籃球保送,我們現在不會讀同一所高中。
「嗯,我知道。」
「你知道什麼?」洵可和安婕異口同聲的問。
因為是魔法。
不管這個世界是用什麼樣的法則運作。
只要出生在這個世界上,就不會孤單。
或者說,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是為了體會孤單。
僅管你知道你也相信,你是以某種方式與某人某些力量或某些意志連繫著。
難免孤單。
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在乎你,是不是還惦記著你,會怎麼回答你。
人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是不完整的。
因為不完整,才有機會遇到另一個人。
世界誕生是純粹地偶然,出自神的任性。
約定,不是來自過去的約束。
約定,是為了拯救這個世界於偶然。
洵可用她的任性把這個偶然轉變成奇蹟。
世界誕生是純粹的奇蹟。
神為了人類創造的奇蹟。

戒律一:不要忘記和女孩子的約定。
創作者介紹

語呂太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