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桌上,我向茉荷詢問魔法少女的事。
「你是說在電視上穿著短裙拿著魔法棒轉圓圈唸著嗶哩嗶哩叭啦叭啦的咒語用愛的懲戒光線欺負壞蛋的小女生?」茉荷說。
那不叫欺負壞蛋,通常叫做維護世界和平吧?
戴茉荷,老爸再婚的對象,安婕的媽媽,在附近的一家綜合醫院擔任輪班護士。
真實的身份是惡魔。
神創造世界,惡魔調校細節。
不是我偷懶,細節從來不是神的工作。
細節總是依附於其它事物,被某些條件所侷限,等待某些存在來將其完善。
細節總是代表有所欠缺。
譬如微風與馬蠅。
惡魔之所以為惡魔是有理由的,不厭其煩向世人揭示生命的匱乏。
那不是神的工作。
茉荷用筷子俐落地將煎秋刀魚分成上下兩片,挑出完整形狀的魚骨頭,把不帶刺的乾淨魚肉送進安婕碗裡。
就算在這個世界安婕是妳的女兒,也不用這樣寵壞她吧?
「應該是那樣吧?我也不太清楚魔法少女的實際工作內容。」我回答。
但絕對不是露內褲。
「這問題就跟聖誕老人是不是存在類似唷!」茉荷說。
「聖誕老人真的存在,我去年還有收到他的禮物。」安婕搶著回答。
妳小學生啊!
不,就算現在的小學生也不會相信聖誕老人的存在。
茉荷以母獅般慈詳的眼光望著安婕,安婕收到母親的鼓勵後更肯定自己的答案。
該讓她經歷成長的幻滅了吧?
「情感上我能夠理解人類為什麼會期待聖誕老人存在,但我不明白魔法少女存在的理由。」
「存在是不需要理由的,請問神創造世界的時候有準備什麼理由嗎?」
通常沒有,只有這次是特例。
如果讓人類知道世界被創造的理由,他們應該會很生氣。
「這個世界不需要魔法。」
「為什麼說得那麼篤定?」
「因為這個世界是由數學和物理學定律構成的,這是連高中生都明白的道理。」
我對數學和物理學定律並沒有什麼特別偏好,只是這樣比較省事。
「看來有人想要否定聖誕老公的存在呢?」
「是這樣嗎?哥。」安婕惡狠狠地盯著我。
幹嘛那麼生氣?不會因為妳生氣聖誕老公就真的存在呀!
「好吧!就算魔法少女存在的話,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這個世界需要由她來守護?」
「不要太狂妄自大了喔!我們現在所享受的這份平靜美好的日常是由許許多多人共同守護,像是警察、消防人員、醫護人員……。說不定魔法少女也是為了守護世界和平,努力對抗著我們看不見的威脅。」
怎麼說法和鴨子如出一轍?
「我不需要知道這些假設,我想知道事實。」
「那麼,你想要知道那一種層面的事實?」
茉荷用成熟女子的嫵媚包裝笑容裡的狡詐。
我明白她笑容裡的質疑。
我當然可以要求她和盤托出所有細節,以神的權柄。
但有必要嗎?
當初決定以普通高中生的身分休假浮,就是倦怠神的無所不知、無所不能。
「我明白了。我現在只是高中生,遇到不明白的事情也只能先假設。」
「當你開始假設,就代表你明白了。」
「假設並不代表事實就是如此。」
「對呀!『明白了』是一回事,事實如何又是另外一回事。」
「事實不重要嗎?」
「很重要。但人類永遠不可能知道的完整的事實,只能依賴假設去捕捉世界浮光掠影。即使那樣,那也是人類獨有的幸福。因為不確定,所以有很多事情值得期待,僅管很多時候也會帶來失望。」
「所以我該怎麼做呢?」
「就你能力所及的去理解,不就好了?」
能力所及?
還真不習慣所謂的「能力」這回事。
應該說,我不習慣的是「世界」。
在我「之外」的世界。
世界如同一朵等待綻放的花。
花總是先所有隱瞞,在時間裡慢慢展開她的姿態,花才成為一朵花。
神不懂花的姿態。
不是因為神的無知,神理解所有的花,花的一切,如同在自身靈魂內清徹透明。
神不懂花的羞澀。
那是花的錯。花隱瞞不了神,花欺騙不了神。
只有目光淺短、老是被表相所欺瞞的人類才懂得欣賞花。
把匱乏誤認為完美。
如果我總是堅持知道所有的事,那麼我永遠學不會欣賞「花」。
學會「不知道」。
「不知道」,原本就是這趟休假的值得欣賞的風景之一。
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只能親身經歷去體會。
或者親身去誤解。
不確定什麼是真的,什麼假的。
會犯錯。
遇到不確定的事情只能先假設。
即使自信滿滿地說「明白了」,還是會犯錯。
人類是愚蠢的。
因為愚蠢,人類學會期待,學會失望,捕捉自以為的幸福。
譬如等待一朵花。
我在害怕什麼?
「好吧,就算是假設。我還是不太理解魔法少女身邊的吉祥物為什麼會長得和她的手機吊飾一模一樣?」
「蠻容易理解的,不是嗎?」茉荷纖細的手指捧起湯碗,棉花糖般柔軟的嘴唇印上白色瓷面,留下淡淡的櫻桃色口紅漬。
看來茉荷不願上鉤,為我的假設背書。
「或許這樣假設,那隻吉祥物一開始只是沒有固定形態的靈體或能量源,以少女身邊熟悉的事物作為在這個世界現身的形象。或者進一步假設,那隻吉祥物有某些非要留在少女身邊不可的理由,變身成手機吊飾,其實現在少女手機上掛的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手機吊飾。」
「嗯,看來隨時隨地都在守護著少女呢!」茉荷微笑。
不,我想是基於某些齷齪的理由。
茉荷的微笑有一股安定的力量。
那樣的微笑適合出現在病房裡。乾淨、稀薄、不受污染。
樂觀?積極?寬容?溫柔?慈愛?
茉荷的微笑並不包含那些常見的成份在裡面。
茉荷的微笑根本不是微笑。
生命力枯竭後仍頑強挺立的空洞優雅。
乾燥花的豔麗。
笑容裡並非什麼對美好事物期待,只是頑強。
瀝盡生命的痛苦後,焠煉剩下的頑強。
發現那隻鴨子是洵可的手機吊飾時,我動搖了。
對現實的認知。
不知道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
害怕被欺騙。
「我在擔心什麼?」
在對茉荷提出質疑之前,這才是我必須問自己的問題。
不想被捲入異常。
不想面對這位普通高中生無能為力的異常。
對任何可能導致休假提早結束的異常保持警戒的距離。
洵可是不是魔法少女?她是不是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與魔獸戰鬥?
身為普通高中生的我無法確認。
就算確認了也無能為力。
如果鴨子說的是實話,那麼我想要繼續維持普通高中生身分的最好方式,就是讓洵可繼續以魔法少女的身分戰鬥。糾纏洵可與鴨子的那一份異常也不會侵擾到我。
只要繼續扮演魔法少女故事中那位無知單純的男主角就好。
什麼都不做,繼續這一份日常。
也許那是最好的選擇。
努力不是我的風格。
讓洵可為了守護我的日常生活去戰鬥。
創作者介紹

語呂太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