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午休時間的鈴聲一響,我跑到洵可的教室找她。
「唔!真難得,你會主動跑來找我。」洵可說。
洵可跟兩個同學準備一起去學生餐廳吃飯,在走廊上被我攔下來。
「那我們先走囉,改天再一起吃飯。」兩位女同學向洵可揮揮手。
短瀏海的捲髮女孩一直偷瞄我,不知道是不是對我有意思。
不要老是約我打籃球、交換筆記這一類具有侵略性的活動,約我一起和妳的姐妹淘們一起愉快的下午茶,我會很樂意赴約。
交換筆記哪裡有侵略性?
當然有侵略性。當洵可發現我的筆記一整面都是空白時,她就會變得很有侵略性。
我們不同班級,科目任教老師也不太一樣,為什麼還要交換筆記?洵可的說法是希望從不同老師的上課內容裡發現有沒有遺漏或理解錯誤的地方,但我覺得她只是多一個理由來欺負我。
當我禮貌地目送兩位女孩的身影消失在走廊轉角後,洵可從後面踹我一腳。
「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昨天說要請妳吃東西。」
「噢,,你打算用便當打發我?」
洵可仰起下巴,用鼻孔鄙視我。
少女的鼻孔還真是優雅的
「不是啦!答應請妳看電影,還是會請妳,這是額外的殺必死。」
殺必死是service的日語發音。
「殺必死也不過是一個便當而已,真小氣!」
「不好意思,我的誠意就只有這麼一點點。」
「還真是渺小的男人!」
「請不要用渺小來形容男人。」
洵可學生裙下的那雙美腿的確誘人,穠纖合度的曲度裏著健康的膚色,彷彿樹梢雲豹般的優雅,同時保留著跳出來狠狠咬你一口的野性。
很奇怪,腿不過是用來支撐體重、移動身體的器官。卻可以像是掛在天際的滿月一樣,讓人瞭望著心情平靜,同時勾引想像力在檯面下蠢蠢欲動。
即神聖又色情。
我想並不是因為腿的根源處就是所有男人的夢想這麼無聊直接的理由。
腿本身就是色情的。
它會散發汗的味道,在陽光下泛著光芒,沉默強韌的肌肉實感。
生猛鮮活的情色之物。
難怪那隻鴨子那麼著迷。
我幹嘛用那隻猥褻物的角度欣賞自己的青梅竹馬?
「幹嘛一直盯人家的大腿看,大色狼。」
洵可察覺到我的目光。
「我在想,如果我的腿跟妳一樣長的話,打球就不會輸給妳。」
「哈,你就是怕打球輸給我,才不來打球的吧!」
「沒有輸,只是不常贏而已。」
「剛剛明明說輸給我……」
「剛才那只是假設性的語句,一般假設性的語句陳述的都是相反的事實。譬如說:我的妹妹哪有那麼可愛……」
「那是疑問句吧?還有你在我面前炫耀你妹妹是什麼意思?」
「只是陳述事實而已呀!幹嘛那麼生氣?」
「好吧!我也來陳述一個事實,我的青梅竹馬才不可能是偽娘……」
「我才不是偽娘啊!我只不過是長得矮一點,我還是很有男子氣概的啊!」
「自己承認矮了吧!」
「嗚!」我轉過頭去,流下男子漢屈辱的眼淚。
「好啦!不要哭,我知道要維護你渺小的自尊。」
洵可把口袋裡的手帕遞給我。
「就說不用要用渺小來形容男人了。」
一起前往學生餐廳的路上,洵可把雙手高舉過頭伸懶腰。
「我也不想長這麼高呀!」
不要再伸了好不好,這樣只會讓妳看起來更高。
我看起來更矮。
「長高有什麼不好?像安婕那樣才煩惱吧?」
「長這樣高,比我矮的男孩子就不會來追我了。」
「那種沒志氣的男人根本不用考慮。」
「說得也是。」洵可甩著馬尾微笑。
「再說根本沒有男孩在追妳,就不要用身高當藉口。」
「臭阿伸,別瞧不起人,我可是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很受男孩子歡迎。」
洵可從背後對我使出一記勒頸,她那不甚明顯的胸部像是為了強調存在感強行貼在我後背。
「加上看不到的地方這項前提,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好不容易從洵可懷裡掙脫,還是要拒理力爭。
「你不相信就算了。」
「如果妳真的那麼受男孩子歡迎,那身高有什麼好煩惱。」
「可是比我矮的男生,好像對我沒有什麼意思。」
洵可幹嘛一直強調比她矮的男生?
「我想一定不是身高的緣故。」
「那會是什麼緣故?」
「譬如兇暴的個性之類的。」
我原本預計立刻就會遭到洵可的攻擊,可是洵可一點動靜也沒有。
「我真的那麼兇嗎?」洵可像做錯事的拉不拉多低著頭。
「不兇,不兇。洵可的兇一點都看不出來。」
「你在講哪件事?」
洵可揮出豪邁的上勾拳。
蹬腳,扭腰,揮拳,動作一氣呵成
拳頭準確命中下巴,腦袋受到槓桿效應衝擊,我姿勢優雅地向後仰倒在走廊上。
「你該不會是藉這個機會在偷看女孩子的內褲吧?」洵可用鄙視的眼神冷冷地望著倒在地上的我。
不要把我跟那隻猥褻物相提並論。

到了學生餐廳,洵可只點蛋包飯。
「妳可以點貴一點的東西,今天我請妳。」
「如果是在外面的餐廳,你就不會講這種話了吧?」
說得也是,學校餐廳最貴的套餐也不過一百二十塊。
「誠意不能用金錢來衡量。」
「好啦!小氣鬼,這頓飯我自己付。」
「不行啦!我答應說這頓飯要請妳。」
「我可沒有答應要讓你請!」
洵可在鬧什麼彆扭?
明明說不讓我請,洵可還是從我的盤子裡搶走了兩塊糖醋排骨。
對洵可來說,搶跟請的定義不一樣吧?
「妳要看的電影,有決定好要看哪一部嗎?」
「決定好了。」洵可端起蛋包飯附贈的味噌湯,往裡頭呼呼呼地吹著氣。
「可以先跟我講嗎?」
「我們買了動物園。」
「咕,太強人所難。再怎麼樣,我也買不起動物園呀!」
「不是叫你買動物園,是說電影的片名!一家人不小心買了一座動物園的故事。」
「這家人還真是不小心!」
導演拍這部電影的目的一定是為了告誡大家在網路上買東西千萬要小心。
「我要看首映。」
「這麼喜歡這部電影?」
「不管,我就是要看首映。」
「可以呀!」偶爾看看洵可耍小任性的樣子也蠻可愛的。
「首映場是十二月二十四日的晚上九點。」
「噢!」耶誕夜啊!
「耶誕夜那一天,你是不是都要都全家人一起過?」洵可心虛的問。
「還好啦!我們一家人重視耶誕夜的只有安婕一個人而已,茉荷阿姨也不過是買北平烤鴨回來應應景,只有安婕堅持要在床頭掛襪子。事先說一聲,我想茉荷阿姨不會計較我耶誕夜要怎麼過。」
「前幾年,你都留在家裡過耶誕夜,我還以為……還以為……耶誕夜你你一定要跟家人一起過。不過,用北平烤鴨慶祝耶誕夜,蠻怪的。」
「我們又不是基督教家庭,也不是西方人,耶誕夜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有趣的節日而已,像元宵節吃湯圓那樣。北平烤鴨是因為茉荷阿姨不會料理火雞,反正火雞也算是鴨的一種。」
「火雞不是鴨啦!」
「嗚,我的意思是,反正都一樣不會飛,用兩隻腳走路。」
「不管,我會先在網路上訂票,到時候你付錢就是。」
「洵可,你知道鴨子的事嗎?」我試探地問。
「鴨子?為什麼要問我鴨子的事。吃北平烤鴨的時候,一定要包甜麵醬和大蔥唷!沒有鴨肉沒關係,但少了甜麵醬就不可原諒!」
妳只是想要吃甜麵醬而已吧?
「我不是要問北平烤鴨啦!這麼說好了,我昨天夢到一隻鴨子,黃毛羽毛,身材圓滾滾地像一顆變形的壘球,橘紅色的喙扁扁寬寬。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時想不起來,想問妳有沒有類似的印象?」
「噢!那隻鴨子呀!」
洵可果然是魔法少女?
洵可從制服口袋翻出她的手機,舉高在我面前展示。
「鴨子。」洵可指著她的手機吊飾。
手機吊繩上掛著一隻橡膠材質的小鴨,昨天夜裡出現的那隻鴨子。
「這是?」
「你忘記啦?」
「忘記了。」
「你送給我的禮物。」
我送給洵可這隻鴨子?昨天晚上的那場鬧劇真的是我的夢境?
創作者介紹

語呂太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