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的和平有受到什麼威脅?」
「很多呱!光是這座城市平均每六分鐘就發生一件竊盜案、每十六分鐘發生一起車禍、每七十八分鐘發生一件搶案……」
「那是警察的工作吧?」
「不只這樣呱,平均每二十二分鐘發生一起火警,每八分鐘就有人需要緊急送醫,每三十九小時就有一隻小貓被困在樹上……」
「那是消防隊和救護人員的工作吧?」
「哇呱呱,這麼一來魔法少女豈不就沒有出場的餘地呱。」
「本來就沒有必要!」
「你居然否定魔法少女的努力呱?」
「我看不出來她們做了什麼努力。」
「對呱!還有魔獸,人類絕望孵育的魔獸呱。」

「魔獸?」這世界有這東西?
「小圓成為神之前,曾許下魔女不存在的願望呱,這個世界累積的絕望轉換成魔獸的形態出現。」
小圓?我不記得有這個神啊,是從哪部動畫抄來的情節吧?
「這些都是你掰出來的吧?」
「人類呱人類,真是不知感恩的物種呱,也不想想你們每天享受的和平是誰在守護呱。」
「你想說服我這個世界的和平是那些動不動就露內褲的魔法少女在守護?」
「不得不承認你對魔法少女的評價很精準,但事實的確是這樣呱!」
「還有每次戰鬥之前,都要華麗地全裸變身?」
「這也沒有辦法,畢竟要考慮到觀眾的感受呱。」
哪來的觀眾?
「好吧!你這隻吉祥物,我可要提醒你……」
「是守護獸呱!」
「我要提醒你,我是男的,可是成為不了魔法少女。」
「我知道呱,雖然你也很有成為魔法少女的資質,男生成為魔法少女的前例也不是沒有呱。但重點是,我可不想看你露內褲呱。」
魔法少女的主要工作是露內褲?
「那你這隻猥褻物來找我作什麼?」
「是守護獸,守護獸呱!」鴨子焦急地大叫,「魔法少女最近戰鬥中陷入低潮,如果沒有你的協助呱,可能會完全失去魔力呱。」
「失去魔力的魔法少女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目前引導的魔法少女是你認識的人呱,你的青梅竹馬,洵可呱。」
洵可呱是魔法少女?
我不認識洵可呱。
但如果呱是可省略的語助詞,這隻鴨子說的是我認識的洵可的話。
也未免太……
太大隻了吧?
模特兒般高挑的身材穿蘿莉風的可愛洋裝,那畫面也未免太不協調?
雖然貧乳是共通的。
讓安婕這種小矮人去當魔法少女還比較有說服力。
為什麼魔法少女總是要穿著蘿莉風的洋裝戰鬥?也是應觀眾要求嗎?
這個世界奧祕的現象太多了。
讓一名普通高中生無法理解的奧祕太多了。
不,就算是神,我也不想去理解這一類的奧祕。
「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一點也不覺得洵可有什麼成為魔法少女的質資。」
「一開始我也這樣覺得呱,沒有抱持太大期待,後來證實光是那雙美腿就迫力十足呱。」
嘖!十足的猥褻物. 
「你希望我協助你,好讓你繼續欣賞洵可裸體變身的過程?」
「雖然說那是我來到這個世界的主要目的之一,但順便維護世界和平也是很重要呱。」
維護世界的和平只是順便啊!
「滾出去。」我抓著鴨子的頭,把牠往門口丟。
房間門沒有開,撞到門後向上反彈撞到天花板又跌回床上,又是一次完美的三角反彈。
難不成這隻鴨子是橡皮做的?
「哇呱呱,很痛呱!」
鴨子舉高雙翅,想要揉揉腫起來的頭,但還是揉不到。
「不痛我幹嘛丟?」
「魔獸真的很可怕,不阻止牠們的呱,世界上會有許多人會陷入永遠看不見出口的絕望呱。」
唯一讓人感到絕望的魔獸就是你這隻鴨子吧!
「你想要看全裸少女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可是我不允許你對我的朋友出手。」
「如果你不出手幫忙的呱,這個世界會被魔獸毀滅呱!」
我知道會造成這個世界毀滅唯一的原因就是我。
為了休假的目的創造這個世界。
為了以一名普通高中生的身分享受假期,將無窮的力量封印在這具身體裡。
不穩定的狀態。
假如我動了念頭想要使用一絲神力,超出普通高中生範園的能力,就會像水壩上的小裂縫一樣,結構崩壞,所有力量從這具身體潰堤湧出。
強大能量釋放,世界瞬間灰飛煙滅。
顯然這隻鴨子並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
魔法少女與魔獸的戰鬥是?
或許這隻鴨子在說謊。
又一椿阻止我休假計畫的陰謀?
唯一會阻止我休假的天使現在躺在隔壁房間睡著,失去能力和記憶的她應該不知道這個房間發生的事。
或是惡魔安排的餘興節目?
如果是這樣,魔法少女與魔獸的戰鬥或許真有其事。
「你希望我怎麼幫你?用超不科學魔法砲與魔獸戰鬥。」
「你怎麼知道我們的最高機密?可惜這項計畫還在試驗階段呱,目前還無法投入實戰。而且必須是軍階在少校以上的魔法少女才有權限操作……」
我用守護科學真理的手刀劈了鴨子一下。
「哇呱呱,好痛!」
「講重點!」
「希望你能夠遵守和洵可之間的約定,不要再爽約呱。」
「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呱。」
「這和恢復魔法少女的魔力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呱!魔法少女的戰鬥力來自她對於這個世界的信念,只要相信世界上還有美好的事情值得期待,魔力就會源源不絕呱。如果不再相信什麼值得期待,她不僅會失去魔力,也會被絕望吞沒呱。」
是我讓洵可對這個世界失去信念嗎?
我又什麼值得洵可期待?
我是神。
我不可能一直遵守與洵可之間的約定。
總有一天休假會結束,這個世界也會隨著假期結束一起毀滅。
我註定只能讓洵可失望。
「長期來看,人終究一死。」我說。
「你在說經濟學學凱因斯的名言呱?你的意思是,什麼都不作,要放任洵可絕望無助的死去呱?」
這隻鴨子也懂凱因斯?
「那句話是凱因斯用來反諷古典經濟學的自由放任立場,什麼都不作,景氣循環終會解決短期經濟衰退造成的失業問題。但人的一生很短暫,統計圖表裡的短期,可能就是許多人一生中最精華的歲月。」
「我還是不懂你的意思呱?」
「我會好好遵守和洵可的約定,只要這個世界還存在的一天。但不是為了讓你繼續偷看洵可的內褲,也不是怕這個世界會毀滅,只是基於我跟洵可之間的友誼。」
只要這個世界還存在的一天,我的身份就是一名普通高中生,不是神。
不需要計較魔獸是不是真的存在,是不是由魔法少女守護這個世界的和平。
那不是一名高中生應該擔心的事。
有一天,有關洵可的記憶,這個世界的歷史,都會被深淵般的永恒吞沒。
深淵般的永恒就是我。
恢復神身分的我。
但是在那一天到來之前,洵可就是洵可,這個世界獨一無二的洵可。
這位普通高中生所熟悉的洵可。
她早就屬於我在這個世界寄宿的命運之一。
倦怠永恒。
以人類的短暫有限的生命承擔命運。
這是我的休假。
「這樣就好呱。」鴨子露出完成任務的微笑,「該看的都看光了,才不在乎那薄薄的一層布呱!」
應該扭斷這隻猥褻物的脖子。
創作者介紹

語呂太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