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高中生的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要努力。
努力很多餘。
人生不就是這樣,多一點是好事,少一點也不是那麼無關緊要,為什麼要為了擴張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份量拚命猙扎?
我也不明白洵可那麼努力,只是為了「羞辱」我的意義在哪裡?
不喜歡輸的感覺。
如果洵可這麼在意這件事,這麼討厭輸的感覺,由我來扮演輸家也無所謂。
話是這麼說,還是很討厭輸。
能逃就逃。
不需要對決,就避免對決。
課業已經是高中生無可避免的戰場,不需再闢另一個戰場。

「什麼事?」在話筒裡靜默一分鐘之後,洵可小心翼翼地問。
「我怕在球場上贏過妳。」
「是唷!還謝謝你維護我脆弱幼小的自尊。」
「畢竟妳國中的時候還是籃隊校隊,要是被我這個外行人輕易打敗,會害那些崇拜妳的學妹掉眼淚。」
「我記得你已經很久沒有贏過我了吧?」
「我曾在 Hello Kitty面前發過誓,不再讓女孩子流淚,所以才一直逃避在籃球場上和妳對決。雖然我一直很成功地隱藏實力,但是我擔心有一天會不小心打贏妳。」
「違背誓言會怎樣?」
「我的棉被和枕頭套會印滿Hello Kitty的圖案。」
「聽起來很幸福啊!」
「對男孩子是地獄呀!」
「那你有沒有想過,你不來打球我會掉眼淚。」
「妳不算女孩子吧?」
「過份!」
電話被洵可掛斷。
重播號碼。
「我不想跟偷看妹妹洗澡的大色狼說話。」洵可說。
不要把沒有的事實加進去!這樣讀者會誤會的。
「請妳吃東西。」
「當我是路邊的小狗嗎?想用食物收買我?」
「怎麼可以這樣比?小狗明明比較可愛。」
「我要掛電話。」
「說太快口誤,洵可明明比較可愛。」
「被拿來跟小狗比,一點都不開心!」
「不要計較這些細節嘛,我是很有誠意的要請妳吃東西。」
「好,我要吃漢堡王。」
「沒問題。」
「我要三百層的犇牛堡。」
「吃不完吧!妳是豬嗎?」
「我受傷了。居然說少女是豬。」
「對不起,就算豬也吃不完吧!更何況是自稱是少女的洵可。」
「自稱兩個字是多餘的。」
「『少女』前面加上『美』,就會變成『美少女』了哦!」
「對……呀!」洵可以為我在稱讚她,聲音快黏在話筒上。
「美那個字是多餘的。」
「哼,你什麼意思?」
「洵可就是洵可,任意形容詞加在洵可身上都是多餘的。世界上有千千萬萬個美少女,但洵可只有一個。」
「就像……阿伸也只有一個……」
洵可總是叫我阿伸。
幹嘛突然撒起嬌來,洵可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就算洵可再怎麼努力也成為不了美少女,但不用太放在心上。」
「去死啦!把三百層犇牛堡塞進你肚子裡,我就原諒你。」
「就算小林尊也辦不到吧?胃會被撐破的。」
「我就是聽看你的胃被撐破,漢堡肉從肚子爆裂出來,肝呀腸呀掉滿地板,不小心踩到還會滑倒的樣子。」
妳跟漢堡王有什麼怨恨,這樣犇牛堡會被列為凶器的呀!
「不要考慮漢堡,也不用考慮我。妳有想要吃什麼?」
「茹絲葵的牛排。」
「那等於我一個月的零用錢啊!」
「所以你還是比較喜歡胃被撐破的感覺?」
「不是的。」
「原來阿伸是m屬性呢!」
「漢堡不是用來作那種事的吧?」
「原來阿伸不想從嘴巴裡塞進去,想從別的地方塞進去呢!」
那是什麼可怕的想法。
「就算妳跪下來求我,我也不會讓妳塞進去的。」
「原本阿伸不喜歡被人溫柔對待,喜歡被硬上呢!」
「不要隨便曲解別人的話!」
「喂!阿伸,你是不覺得我很煩。」
「沒有!」我用篤定的語氣回答。
「沒有的話,你為什麼總是不把我跟你約定的事放在心上。」
「沒有『很』,只有一點點。」
「是一大點,還是一小點?」
「小點。」
「多小點。」
「像太平洋上的阿留申群島那麼小點。」
「所以你討厭的我的程度已經可以用一座島來形容了?」
「妳誤會了,地圖上看起來阿留申群島只有一點點啊!」
「可是用Google Map Zoom in的話,就會很大點了啊!」
「不要隨便 Zoom in啊!」
「聽說阿留申有三百多個小島,所以你有這麼討厭我囉?」
「被發現了?」
「如果你那麼討厭我的話,那麼以後不用再聯絡。」
「聽說二戰期間日軍攻佔阿留申群島的行動被視為中途島海戰發起的佯攻,但後來有學者證實只是不希望美軍沿著阿留申群島入侵日本本土的防守策略……」
「所以討厭我是你的佯攻,還是你的防守策略?」
洵可居然聽懂我的比喻?
好,來個正攻!
「我也有喜歡洵可的地方。」
「……」
「……」
寂靜中,彷彿聽到洵可緊咬下唇的聲音。
「真的?」洵可先打破沉默。
「嗯。」
「是什麼樣的喜歡?」
「像小熊維尼對蜂蜜罐那樣的喜歡。」
「所以說是把手伸進去就沾得到蜂蜜吃的那種喜歡。」
「大概就是那樣吧!」
「所以說是裸著下半身的小熊維尼從洞口裡挖出來的液體沾在指尖閃閃發光,一臉愉悅地放進嘴裡吸吮的那種喜歡?嗯,我們什麼時候發展成那種關係?」
為什麼會出現猥瑣的畫面?小熊維尼明明是全年齡向的卡通,這樣小朋友會哭泣的呀!
「不是那種喜歡啦!」
「算了,不強迫你。」
「嗯?」放過我了?
「請我看電影。」
「沒問題,想看哪一部?」
「到時候再告訴你。掛電話了,等一下還要複習功課。」
既使是星期天,洵可也會乖乖坐在書桌前打開課本,這一點我完全甘拜下風。
原本以為事情到這裡就告一段落,後來證實只是預兆。
看漫畫耗磨掉整個下午,和家人一起愉快的晚餐。為了迎戰憂鬱的星期一,不到九點就上床睡覺。
我真是健康寶寶。
男生只要睡眠充足的話,四十五歲之前都還有機會長高。
聽說是這樣。
一個平靜充實的週未。
我以為。
當一個普通高中生最不習慣的就是,許多事情無法預料。

睡到半夜,鼻尖傳來被鈍物敲打的痛感。
睜開眼睛,是一隻鴨子,站在我的枕頭上。
圓滾滾的身材,黃色短毛,夕陽般橘紅色的喙。
不是池塘裡搶著麵包屑吃的鴨子,比較像是躺在夾娃娃機裡的布偶。
卡通風格,非現實,概念上的鴨。
是夢吧?
腦袋沉甸甸的,無法思考。不管,閉上眼睛繼續睡。
「哇呱呱,哇呱呱,醒來呱!」
鼻子又被痛擊。
「夠了。」
我抓著那隻鴨,把牠朝天花板扔過去。
鴨子像橡皮球一樣,撞到天花板反彈到牆壁,又從牆壁彈回床上,完美的三角反彈,每個內角六十度的正三角形。
「哇呱呱,很痛呱!」鴨子想要揉揉腫起來的頭,可是翅膀實在太短,怎麼都搆不到。
「你也知道痛?」
「沒辦法,叫你又醒不來,不是我故意要啄你呱。」
「有什麼事需要打擾別人睡覺?」
「關係到這個世界存亡的大事呱。」
我醒了。
這隻鴨子知道我的真實身份?
「你是什麼人?」
「我的名字叫普羅米修斯,我是被派來拯救這個世界呱。」
盜火者的名號。
我可不記得有派一隻鴨子來拯救世界。
「喂!POLO衫,你說說看,一隻鴨子怎麼拯救世界?」
「沒禮貌,我的名字叫普羅米修斯,不要被外表見到的這隻脆弱無助的小鴨所騙呱,我的真實身份是守護人類文明的守護獸,派來這個世界尋找具有資質的少女呱,引導一步步她成為魔法少女,經歷了歡笑、挫折與淚水之後……」
「講重點!」
我用守護人類文明不受廢話污染的鐵拳鎚了鴨子頭一下。
「哇呱呱,好痛呱……總之就是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戰鬥呱。」
魔法少女?故事越來越離奇。
「失敬失敬,原來是魔法少女身邊的吉祥物。」
「是守護獸呱!」
創作者介紹

語呂太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