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今天也有上班?」
「嗯,媽媽今天在醫院值班。」
戴茉荷,我叫她阿姨,安婕的媽媽,在附近一家大型綜合醫院裡擔任護士,聽說老爸是在闌尾炎住院期間被她穿著護士服溫柔典雅的氣質迷倒。
真實的身份是惡魔。
傳說中的老爸在國外工作,直到故事完結前應該沒有出場機會,聽說是業界的慣例。
至於業界是指什麼,茉荷說得有點語焉不詳。大概是惡魔個人的工作風格吧?我猜。
我和茉荷、安婕三個人共同生活在同一間屋子裡。
「妳中午吃蛋糕就好?」我說。
「是呀,不過不要跟媽媽講唷!她會唸我。」安婕嘟起嘴。
安婕都已經國二,身高還是像小學生一樣,喜歡吃零食,偏食的毛病又改不掉,活該被唸。
進廚房簡單為自己煮個麵條,撈起麵條件淋上茄汁鯖魚罐頭後,用剩下來的熱水順便川燙花椰菜。
川燙花椰菜的小要訣是整顆花椰菜直接放進鍋裡,減緩甜味流失到水裡的速度,起鍋後再切成小塊。
看到我把午餐端到客廳,安婕從我盤裡撈走一朵花椰菜。
「噢!好燙, 好燙!」那朵花椰菜像剛從水族箱撈起的金魚一樣在安婕手裡跳來跳去。
「笨蛋!」
我把安婕手裡的花椰菜搶回來,用筷子夾著吹涼後才送進安婕嘴裡。
「還要!」
安婕嘴裡的花椰菜還沒吞下去,就已經伸出手指定下一個目標。
「好,好。」
結果我盤裡的花椰菜被她吃掉一半。
吃完午餐,調整好情緒,該是主動面對一些事情的時候。
回房間檢查手機。
七通未接來電,同一個人打來。
在學校裡手機設定成震動,回家後就懶得再改回來。早上睡得那麼熟,沒有接到電話也是正常。
不知道對方會不會接受這個理由。
按回撥鍵給洵可。
「我不想跟不守信用的大混蛋說話。」另一頭的聲音說。
「對不起,我今天早上……」
「睡過頭,對不對?你自己說,是第幾次放我鴿子。」
我根本忘記跟洵可約好打球這件事。
做人不能這麼誠實。
人類有人類的生存之道。
「蜂蜜蛋糕很好吃。」
「我沒有說要送給你吃,我是送給安婕,你這個貪吃鬼,連妹妹的蛋糕也搶來吃。」
「是安婕塞到我嘴裡。」
「我不想跟搶妹妹蛋糕來吃的大壞蛋。」
就跟妳說不是了。
洵可今天早上一定是滿懷期待帶著蛋糕到球場去,打完球和我一起坐在涼椅上慢慢享用,我卻放她鴿子。蛋糕越好吃,我內疚感越深。
在滿是沙塵的球場邊吃蜂蜜蛋糕,怎麼想像畫面都不太協調。也許讓安婕悠閒地一片片撕下沾紅茶吃掉,對那塊蜂蜜蛋糕那來說才是最理想的歸宿。
「其實一切都是安婕的陰謀,她知道妳會把蛋糕送給她,所以昨天晚上睡覺前倒一杯熱牛奶給我,喝完牛奶太好睡,結果睡過頭……」
「是嗎?我聽到的版本是有人熬夜打電動。」
嘖!居然被安婕出賣。
「其實一切都是安婕的陰謀,她知道妳會把蛋糕送給她,所以昨天晚上睡覺前倒一杯咖啡給我喝。喝完咖啡睡不著,只好熬夜打電動。」
「倒底是咖啡還是牛奶?」
「偽裝成牛奶的咖啡。」
「所以是拿鐵囉?」
「依咖啡、牛奶與奶泡一比一比一的比例來說,應該是卡布奇諾。」
「你家裡哪來的機器打奶泡?」
「我懷疑安婕是用吸管吹的。」
「少扯,所以你就為一杯卡布奇諾放我鴿子?」
「兩杯。」
「為什麼會有兩杯?」
「我趁安婕看電視的時候,把她那一杯也給喝了。她還以為是自己看電視太認真,不知不覺喝完。」
「其實你想喝的不是卡布奇諾,而是安婕的口水吧?你這個變態。」
「事情不是那樣。」
難道我在洵可心目中是這種屬性?
「你還有什麼好解釋。」
「洵可,其實面對妳,我一直在逃避一件事。」
「……」
「……」
也許是被我認真的語氣嚇到,洵可不敢接話。
白洵可,我的青梅竹馬,家就住在兩條街外,從國小就玩在一塊,小時候的她和男生一樣野。就算她國中以後開始留長頭髮,我還是不把她當女孩子看。
競爭對手。
只能這麼定義我跟洵可之間的關係。
從身高開始,洵可就是長輩口中拿來比較的對象。
「再偏食的話,身高會被洵可比過去哦!」
這是國小三年級的版本。
這種話一定是用來安慰小孩,假裝我的身高還「曾經」贏過洵可。
從我認識洵可的第一天,她就長得比我高。
「再不認真運動的話,身高會永遠輸給洵可哦!」
這是國中時候的版本。
不要在小孩子面前講這種話,通常會成真。
最討厭的是洵可那雙長腿,簡直是作弊,明明我始終只輸給她一至兩公分,光是視覺效果就先矮了一大截。
功課也是,洵可不算聰明,以領悟力來說。我常常笑她,這問題有這麼難懂嗎?但她認真地作筆記加上每天復習功課,每次公佈考試成績,總是剛好領先我幾個名次。
國中的時候為了努力長高,我開始打籃球,,洵可這個跟屁蟲也跟著我往球場跑。一開始洵可總是抓不到上籃動作的節奏,還被我狠狠嘲笑過一陣子。後來洵可居然偷偷苦練,甚至加入了學校的女籃隊。
力氣上男孩子還算有點優勢,但速度和技巧就完全被洵可壓著打。
我懷疑洵可是故意的。
不一口氣把差距拉大到讓我連車尾燈都看不到,故意把車屁股壓在你保險桿前一個輪胎距離。
她努力的目標就只是為了超越在我前面,嘲笑我。
再贏更多,就沒有意義。
證據之一就是,自從洵可在籃球場上篤定贏過我之後,她就不再參加籃球隊,連靠籃球保送高中的機會也放棄。
其它方面輸沒關係,在運動場上輸給女孩子就有點傷害男性的自尊。
自尊?
微妙的情緒。
人類存在這個世界上的價值是由他的能力所決定。
人類似乎這麼認為。
能力越小,表示你越無關緊要。
能力越大,表示人們在談論到你的時候,用「啊!果然是他才辦得到!」這樣讚許的語氣用力點著下巴的機率越大。
我不知道作為一個普通高中生為什麼要擔心這種事。
只知道輸的感覺很不好受。
輸的時候被逼著看見自己的極限。
輸的時候告訴你,屬於你的範圍就到這裡,超出這條線就跟你沒有關係。
你原本以為你還有很多可能性,你可以得到更多,有更寬廣的世界在等待你。
輸的時候告訴你,你「應得」的只有那麼一點點,世界不會等你,你的腳步太慢了。
彷彿預見自己的死期。
不想要輸,就努力吧!
人們會這麼說。
我不明白努力是怎麼一回事。
神不應該努力。
努力等於承認神的不完美,還有缺憾等待補足。
努力是專屬於人類的美德。
讓極為有限的生命看起來稍微大一點。
創作者介紹

語呂太

語呂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